041 感染(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辛苦你们了,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是我的失误——我应该多给你们配些护卫的,我们轻敌了。”

巨大的C-133运输机降落在小丘郡城外新铺好地面的野战机场(多亏了移动城市这个超级巨型压路机的帮助,平整的大型场地并不难找),见机组人员下来,紧张等待了许久的丹尼尔终于松了一口气,上前挨个和他们拥抱问好。

“这不是您的问题,我们起初没有想到会在野外遇到这种……匪帮。”安-12的机长向他敬礼回答,“情况很突然,我们本以为地面上是一些拾荒者之类的人,谁知道,就在我们下降高度叫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突然发动了袭击,我们中了埋伏。”

“真是活见鬼了,就连面对维多利亚正规军,我们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技术试验机的驾驶员憋着一肚子气无处发泄,“这群可恨的强盗还打伤了鲁道夫,你看,他胳膊上还插着个箭头呢。”

“哎呦喂,我说,哪里有医生?我的胳膊怎么越来越疼了?”名叫鲁道夫的副驾驶员一边从运输机上走下来,一边因为疼痛呲牙咧嘴着,“这不对吧,就算箭头没拔出来,这会也应该不那么疼了才对,他们射的不会是毒箭吧?”

“要真是毒箭你早就死了,坚持一下,马上就找卫生员来。”驾驶员宽慰他一句,然后转头继续对丹尼尔说,“您看,连长,要不是增援部队及时赶到,我们差一点就被人射成刺猬了,我脸上还划了道伤呢。”

“赶紧,去给他看看。”丹尼尔对身后的人摆了摆头,一个卫生员挎着医疗箱上前检查鲁道夫的伤口,而丹尼尔则继续和几个机组人员交谈着,“你们说中了埋伏,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是维多利亚军队的人早有预谋?”

“我觉得不像……”C-133机长摇摇头,“正规军和土匪的作战方式有很大的区别,这种区别是很难伪装出来的。我当初在东普鲁士(在二战中未被盟军占领的维斯瓦河以东德国)服役的时候,曾经参加过清剿立陶宛森林兄弟匪帮的联合作战,我见过他们是怎么打仗的——连他们都比这些人有组织性。”

“等一下,我们还抓了个俘虏,正关在飞机上。”另一个机组人员忽然想起什么,“你们把他带去审问一下,这家伙嘴硬的很,我们是拿他没法子。”

“连长!”丹尼尔正想说些什么,卫生员突然从背后大声叫了他一声,“你快来看看,有情况!”

丹尼尔闻声而来,原来是卫生员拆开了鲁道夫胳膊上的绷带,而就在那支还插在他胳膊上的箭头周围,竟然长出了一些黑色的刺状结晶。

“源石感染。”丹尼尔这两天已经见过不少源石病感染者,一眼就看出是怎么回事,“把箭头拔出来,箭头有问题。”

卫生员拿起手术刀和钳子,小心翼翼地挖出带有倒刺的箭头,果不其然,这枚粗糙的箭头是由一块源石矿石打磨而成,丹尼尔从口袋里拿出辐射计数器打开,立刻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他妈的,活性源石。”丹尼尔把辐射计数器别到腰里,仔细端详了一下那枚其貌不扬的箭头,“应该是不到临界质量,先找个铅盒装起来,回头再研究。马上把鲁道夫送医院,源石感染科,尽快!”

“是!”

卫生员拉着鲁道夫就跳上一辆军车冲向医院,而丹尼尔则转回头对其他几人说:

“把俘虏押送监狱,立即准备审问!”

小半个小时之后,在小丘郡监狱(很遗憾,警察局已经被爱布拉娜烧成灰了),丹尼尔站在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单人牢房外,并没有急于审问里面的那个一言不发的锈锤战士,而是拿着一叠文件,与作为安全保险措施匆匆赶到的阿赫茉妮讨论道:

“我们的人的笔录都在这了,对于这支奇怪的匪帮,深池那边有什么头绪没有?”

“……深池估计没多少头绪,但我有些猜测。”阿赫茉妮翻看了一会机组人员和增援部队的供述,又眯着眼睛看了会那个浑身脏兮兮的俘虏,摸了摸下巴,似乎忽然想到什么,“这家伙……很可能是锈锤的人。”

“锈锤……是什么玩意?”

“一伙……非常诡异的家伙,应该说全泰拉找不到比他们更神经病的人了。”

阿赫茉妮把文件还给他,晃了晃毛茸茸的大尾巴,思考起了什么。

“锈锤是一群残暴野蛮,以杀戮为乐的荒地暴徒组织,毫无文明可言……各国官方给他们的定义基本上是这样,但其实有情报指出锈锤的人并不是纯粹的杀人狂,他们有一些并不严谨的内部纪律。

如果说,像深池这样的组织,在试图推翻维多利亚的同时,也在试图建立起一个新塔拉的话,那么锈锤就是不加辨别地仇视一切国家、一切文明,他们觉得人类不需要任何社会结构,也不需要任何科学技术、文化礼仪、哲学思想。他们希望人类回到一种近似于动物的生存方式——靠着自己的能力在荒野中生存,只使用自己可以自己制造或者抢夺得到的工具,等等。”

“这……”丹尼尔皱了皱眉,“我刚才想说,他们是不是无政府分子来着,这么看来,他们这何止是无政府,简直是……在追求退化。如果人没有社会性,那和猴子有什么两样?”

“什么是猴子?”阿赫茉妮反问了个有点奇怪的问题。

“猴子就是……呃,等等,我不太了解泰拉的生态,我是个外来户,所以我们暂且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理解为一种人形动物就好。”

“人形动物吗……”阿赫茉妮思考了一会,点点头表示肯定,“没错,这群家伙简直就是在追求变成动物。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数量虽然非常的多,分布也非常的广,从乌萨斯到维多利亚到处都有,但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对人们造成过什么真正的威胁。”

“我觉得这已经很有威胁了……难道你们平时不出门?我们的直升机都给他们打下来了,这些家伙要是逮住运输队什么的,后果不堪设想。”

“倒不如说锈锤平时很少聚集这么多人,而人少的锈锤不会贸然袭击过路人,你也知道,泰拉人卧虎藏龙——我猜可能是你们的那架……运输机吸引了他们,他们很喜欢捡垃圾的。”

“让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没什么好审的了……”丹尼尔叹了口气,但随即还是摇摇头,“算了,怎么也得问,让我去看看这些个疯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来到牢房门前,看着那个来自锈锤的俘虏,开口问道:

“听着,混蛋,看着我的眼睛——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维多利亚给了你什么好处?”

——————————————

丹尼尔如何从锈锤成员口中获取情报暂且放到一边,就在他正因为锈锤袭击事件而烦恼时,重新返回新兵训练营视察情况的塞巴斯蒂安看见了一件让他吓一大跳的事——正在和其他新兵一起接受训练的拉芙希妮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防护服,就穿着普通的军装和其他感染者一起接受训练。

塞巴斯蒂安当然清楚这其实很危险,在训练中出现身体接触是在所难免的事,万一拉芙希妮被其他人感染,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深池方面交代。头上冒出不少冷汗的他把拉芙希妮叫了过来,找了个相对偏僻的角落小声问:“拉芙希妮,你怎么回事,防护服呢?”

“……报告政委同志,我认为既然要体现平等对待感染者,就不应该对他们表现出严防死守的样子,这可能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基于这种判断,我选择了解除防护服。”

“这又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不管是到了什么时候,传染病防范都是有必要的!”塞巴斯蒂安急切地回答,“平等不是靠强行忽视实际问题实现的,你明白吗?你要是希望维持平等,就应该让自己尽可能地不要做出可能让别人内疚的事情。那只会加剧矛盾,而不是减弱它。”

“但我看到那些教官也没有穿防护服……”

“他们懂该怎么保护自己,不用你这个新人操心。”塞巴斯蒂安摇摇头,“你的态度值得肯定,但我们不能赌这个,我听丹尼尔那边说,就在刚才,因为遭到土匪袭击,我们的战士有一人受到了源石感染。拉芙希妮,我不想哪天接到关于你的类似通知,回去穿上你的防护服,去吧。”

(PS:状态不佳,今天先写这些,明天再努力。)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李民洋黄暖冬 叶宁罗舞苏倾城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神级科研系统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地球饲养员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