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40 直升机怎么能少了瓦格纳

040 直升机怎么能少了瓦格纳(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打,保持火力,不要让他们冲上来,我们没办法和他们拼近战!”锈锤战士正在进行最擅长的那种悍不畏死的决死万岁冲锋,从直升机上跳出来的士兵们毫不犹豫地抄起长枪短炮猛烈射击着,试图将敌人阻止在敌人的射程之外。

“我们的弹药不多!怎么办?”有人问。

“我们的人肯定会到的。坚守阵地!别让他们冲过来!”

——————————————

“你们觉得会是什么人在袭击我们的机组,维多利亚军队,还是别的什么人?”

急速接近通讯试验机的增援机群由三架武装直升机与四架激光飞碟组成,由于这些战机并没有搭载心灵波通讯装置,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这些增援部队自然而然的只能通过近距离通信内部讨论起通讯试验组遇到的情况。

“如果是维多利亚人,他们肯定不会强调是‘不明武装’。”一个飞碟驾驶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之前任务简报上说他们和拾荒者起了冲突,我觉得,以维多利亚这种通讯阻塞的封建王国状态,说不定是什么地方武装势力也说不定。”

“但对方好像很强,希望我们赶到的时候不要只赶得及给他们收尸。”

“都给我闭嘴!不要闲聊,注意搜索地面!特别是那几个开飞碟的,集中注意力!”武装直升机“大炮鸟1号”的驾驶员是这支机队中飞行经验最丰富的一位,这让他颇有威望。一声大吼之下,其他几架飞行器上那些飞行经验相当薄弱,基本上只是对着操作手册研究过一番的菜鸟们纷纷闭了嘴。

特别是飞碟驾驶员,因为飞碟特殊的动力结构,让这玩意的驾驶门槛相当低,开飞碟的基本上都是毫无飞行相关经验的陆战人员。因此在直升机驾驶员与飞碟驾驶员之间就形成了一个鄙视链:虽然直升机驾驶员也大多没飞过几次直升机,但他们仍然坚持认为自己的技术肯定比开飞碟的强。

“这里是大炮鸟三号,我觉得我可能看到他们了。”就在这时,一个直升机的副驾驶说道,“2点钟方向靠近地平线的地方,我看到一些闪光,似乎是在爆发战斗。”

“位置大致相符,好,我们直插过去,速度开到最大,运输机和机组可是我们的宝贝,不能叫他们伤着了。”大炮鸟1号回答道。

“说起来,怎么试验机那边不回话,都能目视到他们了,这个距离应该能用无线电才对。”有人有些奇怪地问。

“他们好像只载了新式通讯设备,没有普通的电台。”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想个办法表示一下我们来了。”大炮鸟2号问,“我这里有个外挂式扩音器,可以对外面喊话。”

“喊话有什么用,我们又没法听到他们说话。”有人说,“节约一下嗓子吧。”

“等等,我有一个主意。”

大炮鸟2号的副驾驶忽然想起什么,低头摆弄了一番,没过一会,其他机组就听见有激昂的交响乐从外面隐约传来,很快,通讯频道里就有人吹了声口哨表示赞赏:“哦吼,瓦格纳!感觉不错,有当年维斯瓦河攻势的味道了。”

“科尔,你什么时候参加过维斯瓦河攻势?你当年不是在莱茵兰上学吗?”有个飞碟驾驶员略带调侃地问。

“我看过纪录片,纪录片!你这人真没意思,懂不懂什么叫男人的浪漫?”

“我当然不懂,因为我他妈是女的,嘿,我清楚地看到了试验机,他们好像还在苦苦挣扎,不过情况有些不妙,敌人的数量……非常多,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打几发帮帮他们?”

“拉近距离,不要浪费弹药,敌人多才更应该稳点打。尤其是你们飞碟,飞碟的激光炮耗电量很大,你们省着点用,别等下打得太欢回不回去了。”

“好嘞,飞盘三四五号,我是飞盘二号,提高动力输出,我们先入场烧他们一波。”

——————————————

“我没弹药了!”就在增援机群即将抵达的时候,一个运输机副驾驶绝望地大喊一声,由于来之前没有考虑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他和其他人一样,并没有带很多备用弹药,“谁还有弹夹?支援我一个!”

“我也没多的了!这些家伙真他妈的疯了!哪来的这么多无穷无尽的野蛮人?比捅了白蚁窝还多!”

“增援部队什么时候来?我不想死在这!”

“都他妈别吵了!他们肯定就快到了,只不过我们没法用无线电联系他们。”C-133机长大吼一声,“我们这边打这么热闹,他们没理由看不见,只要坚持到增援赶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什么声音?我只能听到枪声!”安-12的机长一边开火一边问,“卧槽,我也没子弹了……等等,确实有声音,是瓦格纳!”

一轮强劲的音乐从天边响起,好像是一首很老的交响乐,据说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维斯瓦河攻势中,苏军进攻部队在东普鲁士方面的强烈建议下,就是放着这首《女武神的骑行》跨过了维斯瓦河,对因游击队的袭扰和炮火打击而陷入混乱的盟军主力部队发起了全线进攻。

而现在,来自小丘郡的增援机队正伴随着同一首曲子那雄健的节奏突入战场。最先发起攻击的是四台镭射幽浮,这些绰号“飞盘”的古怪武器即使是对德军来说也是个新鲜东西。而对于它们的目标来说,这些造型诡异的飞行器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死神。

镭射幽浮的激光炮并不是像某些传统太空歌剧科幻片里的激光炮似的,一开炮就跟滋水枪一样源源不断地喷出光束,一下扫过一大条线上的人,而是在机载智能火控计算机的指引下,以极快的速度用几乎不可见的激光一个个点射着打击范围之内的敌人。

可不要小看这种点射的威力,四架飞碟飞快划过之处,尽管没有发出什么武器的声响(显然,和动画片不同,激光炮实际上并不会发出“biubiu”的射击声),但上百名锈锤战士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突然化成了灰。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即便是精神坚韧的锈锤都被这“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一幕强烈地震撼了,甚至一时间忘了继续向前冲锋,而是有了退却的趋势。

而紧接着,随着瓦格纳的交响乐声越来越强,三架武备齐装的武装直升机出现在损坏的通讯试验机头顶,其中一架直升机用机炮持续扫射着摇摇欲坠的防御阵地的前方,将那些没被激光点死的漏网之鱼彻底打碎或击溃,而剩下两架直升机则缓缓落地,在一阵咔嚓咔嚓的机械运作声之后,两门粗大的160mm重型迫击炮从机舱尾部升了起来,在自动装弹机的支持下,向锈锤那些站在靠后的位置发射着源石技艺或弓箭的远程攻击单位发动了炮火反制。

当一发又一发的重型榴弹在人群之中炸开,锈锤那本应一往无前的士气终于出现了崩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在敌人的增援面前继续无意义的送死有什么价值,锈锤终于开始逐渐出现了退却甚至是溃散的表现。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去,他们真的看起来有点邪门。”一个飞碟驾驶员一边操纵着飞碟做出各种仿佛违反物理规律一样的飘忽机动以规避锈锤的反击,一边看着激光炮上的瞄准装置返回的图像感叹道,“这些人根本不是维多利亚军队!我看到有些人连衣服都没穿!试验机组是捅了野人窝吗?”

飞盘二号那个纪录片看多了的驾驶员回答:“鬼知道,但他们人真的很多——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盟军残部在易北河畔发动的人海冲锋……”

“这也是你在纪录片里看的?”

“不是,我老家就在易北河那一片,我小时候偷偷瞧见过他们打仗。”飞盘二号一边猛烈开火,一边解释,“那种一大片人,顶着机枪和火炮,黑压压成密集阵型压过来的场面真的吓人极了,看过之后真的会做噩梦,我估计试验组都快被吓尿了,希望他们穿了纸尿裤。”

“说点好事吧,你也不怕他们知道你说他坏话找你算账。”飞盘三号驾驶员嘲笑道,“上次你因为被人堵门,就穿了个裤衩跳墙逃跑的事我们可还记得呢,这回小心裤衩都来不及穿……”

“闭嘴!信不信我先把你打下来?”

此时地面上的众人当然不清楚天上来回翻飞的飞碟里边正在如何编排他们,看着这些强而有力的援军,原本已经快要绝望的技术试验机和运输机机组现在大声欢呼着,安-12的机长更是眼含热泪的对着援军的飞机大叫:“啊哈!同志们,我爱你们!”

“我也爱你,宝贝儿!”随着近处的锈锤被完全击溃,大炮鸟2号降低了高度,驾驶员更是干脆打开机窗对几人喊道,“你们还好吗?有没有伤亡?”

“有!我他妈的被打中了,血流满地啊!”试验机的副驾驶员捂着缠了绷带的胳膊大叫,“你们有止痛针吗?我胳膊疼死了!”

“没有!忍忍吧!”见没什么大事,大炮鸟二号重新开始拉高,“我掩护你们向C-133那边移动,赶快开上飞机准备走人,小丘郡旁边已经给你们整好野战机场了!”

试验机驾驶员大声问:“等下,我们的试验机没电了怎么办?还有,安-12损坏的很厉害,没法飞了!”

“你们把试验机的螺旋桨收起来塞进C-133货仓不就行了,安-12坏了就不要了,反正我们也没人喜欢坐那破玩意。”大炮鸟二号驾驶员大声回答,“回收燃油,然后我们把残骸炸掉,只要能确保敌人不能逆向破解技术就够了!”

“知道了!”

看着追逐着四散奔逃的锈锤人员的增援部队,通讯试验机上的几人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也回过来些血色:

他们终于安全了。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神级科研系统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叶宁罗舞苏倾城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地球饲养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