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锈锤遭遇战(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副驾驶员用摇杆控制着武装直升机前部的双联机炮,用曳光弹在安-12的残骸旁留下一串弹痕。虽然飞机旁边正在试图从机身上拆下一些合金蒙皮的“拾荒者”因为枪炮声而中断了手里的活,但是他们似乎并不太能理解目前的状况,只是有点愣愣的看着天上正在悬停的武装直升机。

“不好意思,老乡,我们是新人民解放阵线,这里的飞行器属于我军财产,我们正在对其进行回收,请你们立刻停止损坏或占有军事设备的行为并离开这里。如果你们需要生活上的帮助,可以前往小丘郡。现在请从飞行器旁边离开,谢谢。”

驾驶员控制着武装直升机继续降低高度到几十米的目视距离,并开始左右盘旋,向下面那些“拾荒者”展示着机身与机尾上的红色锤剑/黑色铁十字标识,以便表明地上那架破运输机的归属——在那架安-12上有着同样的识别标志。

“这些人看起来可真够……原始的。”一个运输机飞行员用望远镜从侧面的观察窗向外看去,在这个距离上,他们也终于能看清下面的人是什么样子了,“他们穿的好像是兽皮,还有人背着简易的弓弩。看着不像维多利亚正规军,是不是本地猎户?”

“他们怎么不动呢,”驾驶员则更疑惑地嘟囔着,“我们的外置音响应该正常工作了吧。”

“会不会是他们听不懂英语?用他们那个什么塔拉语试试如何?”副驾驶问。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们现在就在维多利亚腹地,怎么会有人听不懂英语。就连小丘郡的塔拉人都会说。”直升机驾驶员反唇相讥,“你以为我们在哪,东普鲁士?”

“呃……他们不会是那种……野人吧?”举着个望远镜的安-12驾驶员有些迟疑地说,“我怎么看都觉得这些人不像是正常的维多利亚居民……”

“也许是他们没听清,我靠近一点再喊一次,”直升机驾驶员操控着直升机慢慢向安-12侧移靠近了,“抱歉,老乡们,停一下好吗?你们拆的是我们的……”

“马上拉升高度!”就在这时,安-12驾驶员忽然高声叫道,“他们有人要射……”

虽然直升机驾驶员那边下意识地拉高了一点高度,但安-12驾驶员的警告还是有点来不及了——下面那些奇怪的“野人”之中,有一个人忽然用相当快的速度从自己身边的破袋子里拿出了一把……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些人手里的复合弓,然后对着直升机弯弓搭箭就射了过来。

机舱里并不只有安-12驾驶员发现了这一情况,不过大多数人并没有感觉到紧张:就算是复合弓,射下一架直升机也未免太过痴人说梦了。但是,随着弓箭射出,那弓箭竟然并没有像人们一般认知中的弓箭一样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叮的一声在直升机侧面护甲上弹开,而是划着一道奇怪的光泽直直冲向了直升机,并在命中飞机侧面之后造成了猛烈的冲击力。

飞机侧门居然出现了明显的变形,险些被一支箭射穿了!

“快爬升,快爬升,那人的弓箭有古怪。”安-12驾驶员对着前边开飞机的两人猛打手势,“我们的半边舱门被打坏了!”

“那就是传说中的源石技艺吗?”有人瞪大眼睛感叹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等一下,不只是飞机旁边,另一边,另一边也有人——”机舱内的另一个成员也大声喊叫起来,他看到许多人影正揭开伪装从飞机另一侧的空地现身,“我们中埋伏了!”

大量闪着奇怪光芒的利箭甚至是一些法术被射向天空,直升机飞行员尽管使劲躲避,还是被打坏了一边尾梁。虽然由于苏制共轴反桨直升机并不会因为失去半边机尾而陷入自旋,但飞机的操控性还是受到了严重影响,驾驶员废了好大力气才稳住了飞机姿态。

“蜂巢蜂巢,这里是通讯试验机,我们在执行回收大型运输机的任务时,发现有疑似拾荒者的人正在试图窃取运输机部件,在警告射击和喊话之后,对方没有回应,并纠集身份不明的当地武装人员袭击我们。对方有大量威力惊人的特殊弩箭及部分术士,有一定对空能力,本机机尾受损,是否可以还击?”

“你们有非杀伤性武器吗?”通讯器那边传来丹尼尔的声音。

“没有。”

“情况严重吗?”

“很严重,机身多处损坏,主要是一对机尾断了一边,可能会影响飞行。”

“那你们还他妈的在等什么,等着被击落吗?”丹尼尔忽然大声骂道,“马上还击,有什么后果我顶着,我马上叫人去掩护你们。需要地面部队吗?”

“我们正在拉高高度,应该能升到一个对方打不到的……”

直升机驾驶员正说着,丹尼尔忽然又从通讯器里听到一声爆裂。

“可恶!挡风玻璃坏了!戴好氧气面罩,我要继续拉高了!”驾驶员对副驾驶大声喊道,“开火还击!开火还击!要不然我们等下走不掉了!”

“你们顶住,我马上派增援过来。”丹尼尔放下已经接入心灵波发射台的主电台耳机,从腰里拿出手持通讯器,“大炮鸟一到三号,飞盘二到五号机组紧急集合,通讯试验机在‘货运霸王’藏匿处遭遇敌防空火力伏击,我命令你们立即前往支援,现在,立刻,马上!以最快速度赶到,把和他们交火的家伙给我干掉!”

——————————————

一般情况下,锈锤其实很少集体行动。这些毫无组织性可言的疯狂“原生态”崇拜者在平时一般都选择各自分散活动,各过各的。有些人喜欢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找个地方自己种田过田园牧歌的生活,有些人喜欢在荒野中打猎放牧,甚至还有些人会以小团伙的形式袭击过往的运输车队,以此类犯罪活动为生。

锈锤的人之所以会在此地大规模聚集,主要还是因为丹尼尔等人误打误撞地制造的所谓“巴斯村惨案”——在巴斯村完全荒废以后,这里遗留的生活物资很快就被锈锤的拾荒者们盯上了。这些疯子虽然抗拒文明生活,拒绝与‘文明人’进行物品交易,但是从过路人那里抢劫,或是从废弃的建筑物之类的地方捡垃圾就可以接受。

听上去有种因信称义的感觉,让人有点无语,但锈锤的人会有这种行为也可以理解:在全世界都在逐渐走向现代化的时候,如果这帮人真的连一丝一毫的现代工具都不使用的话,那显然是不可能长久生存下去的。所以只能利用各种机会做些自欺欺人的勾当。

锈锤的人先是一拥而上搬空了废村里能搬走的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而在搬空了物品以后,意犹未尽的锈锤农民们开始直接拆巴斯村里的房子——不管是回收再利用一些比较完好的门窗之类部件,还是直接暴力破拆房屋,把梁木之类木料拉回去当劈柴,又或者干脆就一车一车的拉走拆下来的砖头用来垒鸡圈等等……

在巴斯村做的这趟无本买卖让周边地区的锈锤成员捡垃圾捡的盆满钵满,而来的有点晚啥也没捡到的人,则自然而然地本着不能空军的原则把目光转向了巴斯村周边,把附近这一带地面翻了个底朝天。

然后这群空军佬就挖出了德国空军的运输机。

C-133上面盖着的伪装层实在是太大太重,所以锈锤的人在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能力之后还是先选择了个头更小、伪装网也比较小的安-12下手。遗憾的是,由于泰拉人在航空技术方面的过度弱鸡,锈锤并不认识这架运输机是干什么用的,只能凭着经验猜测这可能是某种新式轮船……

不管这是什么玩意,德军都难以修复的运输机,锈锤当然更没办法修。在发现这一大条机械装置无法被启动或利用以后,锈锤战士们干脆选择了最暴殄天物的处理方式:拆了当废铁运走。

当通讯试验直升机发现运输机的时候,锈锤的人已经拆掉了安-12机头部分的大量部件(因为这里破损的最厉害),还有些人用桶在接从损坏的油路里一点点滴出来的航空燃油。直升机上面的喊话他们当然听得清清楚楚,不过由于他们并不清楚武装直升机内是有人操纵的,所以他们把这架来回盘旋的直升机当成了某种新式无人机……

不管对方是哪国军方,只是派出一架无人旋翼机就想让锈锤把吃下去一半的东西吐出来?这当然不可能。见德军直升机在这里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一个曾经供职于维多利亚军队的弓箭手射出了一发带有源石技艺的重箭。

弓箭成功命中了那架“无人机”,对方并没有反击,而是仍在继续徒劳地盘旋着试图上升,这更加让锈锤们坚定了对方色厉内荏的判断,于是更多的弓箭和法术铺天盖地的射了过来。而就在锈锤的人以为那架缺了一大块尾翼的无人机即将失去掉下来的时候,这架苏式共轴反桨武装直升机非但没有掉下来,反而还越爬越高。

再然后,直升机上又一次传来了一个人的说话声。

“为了保护军用物资与机组成员安全,我方将出于自卫目的对你发动反击。这是最后的警告……他妈的,不管了,开火开火!这群混蛋根本没在听的!”

武装直升机上的30mm机关炮再一次喷吐火舌,这一次,机关炮并不再是简单的进行警告射击,而是在副驾驶的操纵下对那些对天发射各种乱七八糟攻击的不明武装人员开始了十分准确的接连点射。

尽管锈锤里边的人个个都是野外生存大师,同时也是有力的战斗人员,但面对武装直升机足以打穿许多坦克顶盖的重型机炮,这些人的身体素质还是比体育生差了不少。真的开始对人直接射击的机炮打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血肉横飞,一些被炮弹直接命中的人甚至当场四分五裂。

但众所周知,锈锤战士浑身是胆,甚至胆量高到了挤占脑容量的程度。面对着大开杀戒的武装直升机,这些手里只有十分简单甚至简陋武装的荒野生存家却毫无惧色,那些幸存的弓弩手和术士迅速散开,继续发射着五颜六色的远程攻击,而剩下实在没什么办法对直升机构成威胁的近战人员则离开了这处战场,开始向着荒野四面八方散去,寻求那些尚未出手的强者的支持。

由于锈锤的人快速移动着散开并变换位置,武装直升机并不能很好地迅速一个个击中他们,只能勉强地像打地鼠一样挨个点名。好在趁着这一会时间,直升机已经升高到了一个更加安全的高度,地面上的武装分子已经几乎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了。

“真麻烦啊,看来还真不能轻敌,这下在连长那边牛皮吹的有点大了。”直升机驾驶员一边来回盘旋着让炮手寻找目标,一边嘀嘀咕咕地自责着,“我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差点被弓箭击落的飞行员吧……”

“我们这不是还没被打下来吗。”副驾驶摇摇头,低头看了下手表,“好了,接下来只要不出意外,我估计再有个小半个小时,我们就能等来支援了……哎呀,好像我们没弹药了。”

“这就打完了?”驾驶员有点不敢相信,“这才打到哪跟哪啊!”

“为了装通讯设备,好几个备用弹药盒都被拿掉了,这门机炮现在本来就是个自卫武器。”副驾驶一边顺手咔哒咔哒地捏着开火键,一边说,“我们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就不算做作战部队,有个机炮用已经不错了。”

“唉,关键时候掉链子。”驾驶员摇摇头,“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以我们现在的高度,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把我们怎样。这飞机又很结实,现在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到连长派来的增援部队赶到,就安全了……”

“滴哩哩——滴哩哩——滴哩哩——”

直升机驾驶员正说着有些不吉利的话,这架武装直升机的仪表台就突然闪起了警报灯,警告提示音也在不断回响。直升机一阵颠簸,仪表显示这架飞机的能源储备正在迅速逼近危险区间——用人话说就是快没电了。

“不对啊,怎么会没电?我们出发前不是确定了电量够我们走完这一趟来回还有很多余量吗?”驾驶员拍了拍仪表,好像这样就能让电量恢复似的,而后者则毫无反应,仿佛在嘲讽他的命运,“电呢?特斯拉电容可靠性不应该这么差才对……”

“是机尾,被打掉的半边尾梁!”就在驾驶员头疼的时候,副驾驶猛地一拍大腿,似乎想到了什么,“之前我们被打掉的那条尾梁,里面装了做成条形的超级电容器,本来是要用来补充心灵探测器的能量的,就是因为那玩意被打坏了,所以我们的电量少了相当一部分!”

“少废话,我们现在怎么办?”驾驶员大声质问着,来掩饰自己的慌张,“不下高度,等一下我们就被摔成肉饼,下高度我们现在就得被这帮他妈的魔法原始人射爆,给我个法子让我们不死在这!”

“向西北方向脱离战场,能飞多远飞多远,一边平飞一边缓慢下高度,尽量滑翔降落!”这时候,坐在后座的C133驾驶员终于说话了——这个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一开口就表现出了比直升机驾驶员这个刚脱离新兵蛋子行列没多久的新手更沉着冷静的一面,“副驾驶不要停止射击,始终打距离我们最近的人,不要让我们暴露在敌远程火力的打击射程内!”

“好,还有吗?”驾驶员依样操作之后,继续问。

“接下来的就交给天意吧,现在,全体抗冲击准备!”

“啊?可是我运气一直都很差啊!”

武装直升机划破天际,拖出一道长长的烟雾之后,还是无可避免地在天空中逐渐下沉。输出的动力越来越弱的武装直升机最终还是停在了地面上,还不等飞机停稳,坐在飞机上的乘组就迅速争先恐后地跳出机舱,就地寻找掩体开始阻击追上来的锈锤战士。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李民洋黄暖冬 神级科研系统 地球饲养员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