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敢问路在何方(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同志们,大家早上好,趁晨练前的这会时间,我给大家介绍个新同志——她曾经作为深池部队指挥人员,参加了深池的一系列行动,由于一些原因,她决定加入解放阵线。现在起她将和你们一同参加训练,直到你们完成所有入门训练,成为合格的正规军人,请大家欢迎她,并在今后的训练中互相支持和鼓励。”

第二天一大早,在尚处于新兵训练阶段的NVBF感染者部队开始一天的整训之前,NVBF政治委员(由于编制终于突破连级,塞巴斯蒂安得以官升一级)塞巴斯蒂安·施坦因纳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并向他们推出了一个新成员:拉芙希妮。

其实在怎么安排拉芙希妮这一点上,丹尼尔想的不多,而塞巴斯蒂安则着实是发愁了一下子。这个年轻的德拉克姑娘此前完全是作为一个技术性指挥人员来培养的,因而在纪律性和组织性上有所欠缺。

按道理来说,她和其他同时新加入NVBF的感染者们一起训练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但是考虑到源石病虽然不该被歧视,但也确实带有传染性,把她放到感染者部队会不会存在健康或别的什么风险?另外,她毕竟是“深池”部队领袖的亲妹妹,如何跟深池那边解释这些事由也是个有点复杂的问题。

但是,如果真的让她不经训练直接加入NVBF正规部队甚至是指挥层,这绝对是不符合军队的组织纪律原则的,更不符合NVBF的人人平等原则。而且,直接让她和那些训练有素的德军官兵打交道可能会让这个初出茅庐的德拉克姑娘产生严重的挫败感,考虑到她本来就……不怎么强势的性格,这很可能会造成一些并不让人想看到的结果。

塞巴斯蒂安被这事折磨的相当头疼,时间将近日出,他终于忍不住去找和其他人讨论了大半宿作战计划,刚刚才准备打个盹的丹尼尔合计这个问题,而丹尼尔只是稍微想了想,就回答他说:“啊……这个问题你直接问她本人的想法不就好了?大不了给她一件防护服。”

“……”

塞巴斯蒂安叹了口气,丹尼尔这回答毫无价值,即便是以他这个和拉芙希妮接触不多的人对这姑娘的印象,他猜都能猜得到,拉芙希妮肯定会毫不考虑风险和其他问题地选择去跟感染者们一起补课新兵训练。

算了,自己还是直接给她件防护服,让她去新兵连吧。

而站在这些感染者们面前,穿着源石防护服的拉芙希妮倒也并没有表现得有多怯场——毕竟在此之前,她经常代替自己的姐姐对深池的大小干部发号施令,还不至于看见人就紧张。比起胆怯,在面对陌生人时,不如说她更多的显得有些淡漠。

“大家好,我是拉芙希妮……拉芙希妮·都柏林,作战代号苇草,今天起加入NVBF……请大家不必在意我的过去,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新兵而已。”

在拉芙希妮,或者用她的新代号来说,苇草结束了语气过于平淡的自我介绍之后,感染者新兵们停顿了片刻,虽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但还是纷纷鼓起掌来。在这之后,塞巴斯蒂安看了看新兵的队列,想了想,大声对训练状况最好的新兵一排那边喊道:“一排长,新同志从现在起编入你手下训练,有没有问题?”

“没有!”小丘郡动力中枢工人中战斗经验最丰富的前萨卡兹佣兵,现在以代号“新芬”(塔拉语意为“我”)活动的新兵一排排长大声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

“好,拉芙希妮,你去那边入列吧。”塞巴斯蒂安指指一排那边,“你晚来一天,新兵训练第一天的内容你可以向其他人了解并补上。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整个训练预计七天内完成,祝你们按期达成训练指标——全泰拉的解放事业正等着你们!为了胜利!”

塞巴斯蒂安在说到后半截的时候,已经转为对所有人的讲话,而新兵们也毫不犹豫地一齐大声接上了口号的下半句:“前进!”

“前……前进!”比起其他人,拉芙希妮就略带点气势不足,但倒也只是她没太想到NVBF的口号是德语(莱塔尼亚语)罢了,多亏了沃里克伯爵提供的贵族教育,她倒是还算能基本听懂莱塔尼亚语。不过,这只是她不习惯的第一步而已。

“好了,接下来……密集队列齐步走两公里,开始!不准有人脱队掉队,间距不能拉大,脚步不准错,否则全排加练跑步三公里,开走!什么时候走完什么时候吃早饭!哦,苇草同志可以例外,你跟在一排的队列旁边观察学习要领,下次开始你也算在内!”

塞巴斯蒂安一声令下,昨天已经被德军教官大力操练了整整一天的新兵们不敢怠慢,几个排长立刻下令转向前进,四个新兵方阵虽然动作还有些不够整齐,但仍然迅速向着拉练路线齐步走去,步伐还称得上齐整,毕竟众人的间距实在太密集,一旦有人走错步子就可能踩到别人或者被人踩到。

而被特别要求在旁边跟随观摩的拉芙希妮则有些疑惑的在一旁看着,有点不明白这简单的排成一个方阵走路意义何在——按照深池的经验,如果碰到这种需要迅速形成部队战斗力的情况,叫士兵学习战斗技巧应该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锻炼和检测体能,一般也是叫他们跑步或越野,而不是简单的走路。

她正这么想着,忽然三排的队形出现了一点小混乱——应该是有人一时疏忽迈错了步,让他后面的相当一部分人受到了影响。而看到这个问题,在三排旁边观察的一名德军士兵立刻大声说:“三排有人错步,加练!”

“……”虽然面露难色,但三排倒也没人表示不满,主要是昨天已经有人抱怨过了,然后后果就是被拎出来操练,到现在还在浑身疼。尽管这些德军战士在训练之外的时候对感染者们几乎可以说关怀无微不至,但在训练中,他们也的确极尽严格:在战争之中,一切纪律问题都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牺牲,这可不是一句空话,是曾经的游击队用鲜血获得的经验。

三排碰到的情况乍一看好像纯属意外,但很快,一二四排也都逐渐出现了小错误,尤其是在一个转弯处,由于配合不佳,连表现最好的一排也喜提加练。

而随着拉芙希妮看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也逐渐发觉了这看起来意义不大的枯燥训练背后的意义所在。

纪律性——不仅仅是说军队要遵循的“武德”之类准则,而是做到令行禁止、如指臂使,这仅仅靠简单的、抽象的条令教育是很难做到的。而NVBF,或者说德军的做法就很好理解:让纪律性变成士兵们的一种“肌肉记忆”。

拉芙希妮忽然意识到,德军战胜维多利亚部队或许并不仅仅是因为更先进的武器,在胜利的背后,或许还有某种更复杂的因素。

——————————————

结束了五公里拉练,又累又饿的新兵们纷纷冲向打饭的帐篷,而相比起这些由于长期缺乏营养和正常作息而有些体能不足的感染者,拉芙希妮则显得更从容一些——德拉克的坚韧体质和极强的生命力让她并没感到有多疲劳,只是呼吸稍微加快了些。

在吃早饭的场地里,她遇到了正一边吃饭一边交谈的丹尼尔、塞巴斯蒂安以及其他几名德军军官和士兵。他们似乎正在讨论如何更好地对塔拉人和维多利亚人开展政治宣传工作,于是她便忍不住凑近了些,打算听听看几人正在琢磨什么法子。

“我们其实现在碰到的主要问题,还是缺乏情报,太tm缺了,且不说从塔拉人获得的情报局限性很大,而维多利亚人又很难真心实意的告诉我们有价值的信息,更关键的是,我们很难判断维多利亚王国的主要内部矛盾到底在哪。如果塔拉真的是异世界爱尔兰,那我觉得维多利亚那边肯定并不觉得塔拉算什么国内头等大患,那么他们真正的大问题到底是啥?我们现在连维多利亚的详细现状都不了解,怎么分析呢?”一个排长这么抱怨道。

“别说维多利亚了,塔拉的情况我们了解的也并不详细。”副连长摇摇头,“我也提醒你们,维多利亚和塔拉的关系并不能简单地用英爱关系简单地去套,它们之间的矛盾也和英爱矛盾有许多重要的区别。譬如说,这两者并没有任何宗教矛盾,泰拉的宗教之衰弱程度简直让人感到意外,而且基本上只能分成两部分:所谓的‘拉特兰教’和其他各种四分五裂的原始信仰,这就意味着我们很多时候可以较少地考虑宗教教义之类的问题。”

“都有魔法了,神学受到削弱并不奇怪——主观唯心主义的繁盛会挤压客观唯心主义的生存空间。”塞巴斯蒂安摸摸下巴,说了些其他人半懂不懂的话,“我其实比较担心的是,感染者客观存在的社会危害性,和多种族社会由血统的不同造成的显著能力差距,这两大问题实际上已经在我们目前为止的宣传工作中暴露出来了,这里的人根深蒂固的一些观念,我们很难打破。”

“说那么多绕嘴的东西意义不大,其实简而言之还是四个字,缺乏了解。”丹尼尔对前面这些人那又臭又长的讨论做了简洁明了的总结,“我不是让你们去图书馆翻书吗?有什么收获?”

“这地方的文字跟我们那不一样,虽然转译成拉丁字母之后和英语大差不差,但看多了还是脑瓜子疼,效率也倍儿低。”塞巴斯蒂安一副苦瓜脸,不久前和其他人看了成箱成箱的告状信的他深受其害,“要是有个可靠的,博学的,站在我们一边的信息来源就好了,但维多利亚的殖民体系下,感觉体系化的知识基本都掌握在维多利亚贵族和他们的狗腿子手里,有很多东西从这些人嘴里是问不出来的。”

“还是维多利亚统治稳固的时间太久了,妈的,上千年,塔拉人还能留下能基本对话的民族口语简直是谢天谢地,这个时间跨度放在我们那边都够一门语言完全变成另外一种德行了。”丹尼尔耸耸肩,“站在塔拉人民一边的知识分子……我很怀疑有没有那种东西,看看那个沃里克,我很怀疑那就是塔拉上层阶级的常态。”

“你们要找人吗?”

就在这时,拉芙希妮的声音忽然从丹尼尔背后响起,他猛一回头,发现拉芙希妮站得离他很近,两人甚至差点碰个对头。这让他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很快咳嗽了一声,略微调整状态,并向她回答:

“是,拉芙希妮,我们在找一个能为我们提供……更接**民视角的塔拉以及维多利亚社会历史知识的人,你是本地人,你对此有什么头绪吗?”

“社会……历史……”拉芙希妮歪着头苦思冥想了一会,就在其他几人以为希望不大的时候,拉芙希妮却忽然眼前一亮,使劲对几人点点头,“有的,有的!”

“我就知道会是……啊?真有,是谁?”塞巴斯蒂安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西莫·威廉姆斯,是一位诗人,文学家,也是历史学家。”拉芙希妮报出了一个名字,“虽然他脾气古怪,但我觉得……可以这么说,我并不是刻意夸张,但如果说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博学多才的塔拉人,威廉姆斯先生绝对能出现在候选名单上。”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丹尼尔立刻站起身来,“拉芙希妮,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如果他没有搬家的话……应该在下城区的一栋公寓里,那个地址我记不太清,你们可以问下姐姐。”拉芙希妮想了想,“我必须再提醒你们一次——他的脾气有点古怪,希望你们不要见怪。”

(PS:今天家里有点事,所以没能像昨天爆更,不过也还是写了4K)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由小说网提供。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地球饲养员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吞灵剑主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李民洋黄暖冬 神级科研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