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31 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

031 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约翰·佩洛,小丘郡总督,罪行:在此人担任总督的生涯内,多次公开表示杀死塔拉人不过等于杀死一只兽亲,纵容、包庇军队和警察对塔拉人的歧视性执法,颁布法令强制收缴塔拉农民土地,强制收购小丘郡粮食,使塔拉人只能食用马铃薯为生……”

在市政厅前的台阶上,还不等丹尼尔把在台上受审的维多利亚总督那长长的罪状念完,他的声音就被此起彼伏的震耳的叫骂声改了过去。

“绞死他!不,烧死他!”“狗总督,还我们面包!”“草菅人命的畜生!”这个总督的名声在小丘郡早已臭名远扬,他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全是疯狂压榨塔拉人的血汗,然后把得来的利益送回维多利亚或者中饱私囊,甚至不止一次直接指使手下杀害他看不顺眼的普通塔拉人。小丘郡的塔拉人早就恨透了这个视塔拉人人命如草芥的家伙,平时就常常私下辱骂此人,这一次更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肃静!”丹尼尔大喝一声,然后继续念完了此人长到拖地的罪行。在这之后,他喝了口水,才继续说道:“……此人犯歧视罪,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渎职罪,贪污罪,杀人罪……本庭当庭宣判,立即剥夺此人一切权利,没收全部财产,执行死刑,可有疑议?”

“我抗议!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贵族,我可是维多利亚的子爵,杀了我,你们就不怕被维多利亚踏平……呜呜呜……”

丹尼尔冷漠地看着被一旁的士兵用破布塞住罪的小丘郡总督:“我说了,你已经被剥夺一切权利,所以你无权为自己辩护。我是在问,小丘郡民还有人对死刑有疑议吗?”

就在这时,台下忽然有人喊了声:“我有!”

众人纷纷看向那人,倒不是生气,而是不解——都这时候了,还有人给这个早该千刀万剐的总督说情?人们争着想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大胆,而在周围的人看清他之后,则一片哗然:

这是一个全身上下多处残废的塔拉人,此人双腿全断,只能靠轮椅行动,而就是这么一个人,此时正使劲拍着轮椅扶手,大声继续喊道:

“别让这个畜生死的那么痛快!他的马车碾断了我的腿,连赔都不赔,还叫他的人差点打死我!这种混账东西就该让他好好受受罪,不能让他就这么一死了之了!”

他的话开了一个头,在这之后,众人纷纷符合,大声表示,决不能让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死的太痛快。

而听了众人的话,丹尼尔只是想了一会,便想到了什么。

“既然此人侵犯的是全体小丘郡民的利益,那么理当向所有人赔罪。考虑到其罪行之恶劣,本庭判决……石刑,把他拉到街上,每个人都能用石头砸一次,不能砸多了,砸到……不能再砸为止,去吧。”

“呜呜呜!”被堵着嘴的佩洛总督此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但被绑着的他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回天之术,只能被两个士兵拖着向大街上走去——那里将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下一个,小丘郡警察局长,蒂姆·西里,罪行:任意逮捕塔拉平民顶罪……”

丹尼尔就这样一个个念了下去,小丘郡的这些贵族、公务人员、执法者、豪门富商……所有这些曾经高高在上、光鲜亮丽、自命不凡,以小丘郡民,以塔拉人的血肉为食的这些虎豹豺狼无一幸免,统统得到了他们的报偿。丹尼尔则把当年游击队处决那些占领军和他们的狗腿子的办法统统搬了出来:石刑、火刑、土飞机、炮决、绞刑、枪决……

或许后世会称之为残忍,但在这些恶贯满盈的维多利亚权贵身上,没有一个人不是背着累累血债。他们有让塔拉工人拿着连吃饭都不够的工资活活累死在工厂里的工厂主,有为了征税将贫困潦倒的塔拉人卖为奴隶的税务官,有仅仅是因为塔拉人的一个白眼就当街命人将其打死的警长,有将矿石病感染者从城墙上直接丢出城外的士官……

随着一个又一个罪行累累的维多利亚人被推去处决,在周围旁听这场大审判的观众们也从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到大声叫好、奔走相庆,再到最后触景生情,抱头痛哭——

每一个罪行累累的家伙被判处痛苦的死亡,都是在为不知多少无辜死去的生命谢罪。那些被他们所害死的塔拉人,有些是辛苦维持着一家人生计的父亲母亲,有些是别人的好友、恋人,有些是受到街坊爱戴的好邻里,甚至还有些是天真烂漫的孩子。可虽然这些人死了,那些已经因他们而离去的生命就能回来吗?一想到此事,人们就忍不住触景生情,痛哭失声。

这场审判来的太迟太迟了——塔拉在暴政之下艰难苟存了千年,而维多利亚则在这千年里没有一天不是在残忍地压榨着塔拉人,将他们像磨盘里的谷子一样活活碾碎,然后再分食着他们被压榨出的残渣。

在维多利亚的压迫下,古塔拉的传承几乎断绝了:塔拉人失去了自己的历史、几乎失去了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他们现在唯一还能证明自己是塔拉人的途径,竟然就只有他们仍然被维多利亚人当做非人的牲畜对待!

但现在,是时候对这一切做出清算了——所有这些曾经以塔拉人的痛苦为乐的罪人,正在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

而当几个城防军的军官和士兵被扭到台上的时候,情况忽然发生了一些意外的变化。在这几个士兵里,有几个人明显不像之前的人一样,一上台就心虚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进胸腔里,而是或平静的看着前方,或一脸不屑地看着押送他们的德军士兵,或有些不耐烦地跺着脚。

“城防军士官……”

“等一下,在被你们这个不平等的法庭剥夺说话的权利之前,我有话要说!”不等丹尼尔开始念枪毙名单,一个士兵就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大声说道,“如果你们真像你们自己所说的一样尊重人权,讲究平等,就不能不让我们这几个普通士兵讲两句话!”

“……”实话实说,听了这话,丹尼尔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在稍听了两秒之后,丹尼尔倒也没有显得太残酷,而是点了点头,对他说,“好,我可以先不念,你先说,你想说什么,如果是与法庭无关的事,那你就没必要说了。”

“我们不是歧视塔拉人的种族歧视主义者,我们这个小组是费边社的外围成员。”这个士兵说道,“我们信仰平等主义,也反对种族主义,我们认为比起民族仇恨,塔拉人和维多利亚人更需要的是联合起来推翻压迫我们的权贵阶级。你们审判那些官员贵族,我们没有意见,决策是他们下的,但是你们连我们这些被迫遵从上层指示的普通人都要追究,是不是太过分了些?我们只是在执行命令!如果我们不执行命令我们也会被处分,我也上有老下有小,我们又能怎么样?”

此人的话引起观众一片哗然,尽管众人对于维多利亚的切齿之恨仍未消退,但这名维多利亚士兵说的话又似乎确有道理,一些市民开始低声讨论是否应该减免这些仅仅只是执行命令的底层士兵的刑罚,也有些人则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只是在找理由给自己脱罪……

而对于这个士兵的话,丹尼尔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他平静地看了看手里的罪状单,然后抬起头,用平静的语气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

“什么?”

“我问你,如果你的长官给你下了命令,你会把你的亲妈,或者女儿卖到妓院去吗?”

“你这是偷换概念,我们并不是在说……”

“1089年10月12日,只是因为交不起人头税,你们几个在一个税务官的要求下,把一对塔拉母女押送给了奴隶贩子,后来这个母亲在小丘郡的红灯区艰难地活了下来,而她的女儿则被奴隶贩子卖给了某个哥伦比亚医药公司做试验品,下落不明。”

丹尼尔念了一条纸上的罪状后,继续问,“你们在数钱的时候,良心有过哪怕一丁点动静吗?有想过你们的‘平等’吗?有想过她们只是两个可怜的穷人吗?你们的主义难道就是让你们拿来,在被审判的时候用于脱罪的吗?”

“我……”

“你还想听你的罪行吗?”丹尼尔晃晃手里的册子,“站好了,等我全部念完,你再给我讲你的主义也不迟——你这伪善的东西,我准你狡辩到最后一刻,但那改变不了你的结局,明白吗?除非你能说服我,当时害死那些人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长官抓着你的手在强迫你做那些事!”

(PS:从明天起加更,我决定停掉另一本发挥不佳的双开小说了,专注于写这一本)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由小说网提供。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吞灵剑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叶宁罗舞苏倾城 神级科研系统 地球饲养员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