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30 为了曾受过的苦难

030 为了曾受过的苦难(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乌萨斯的暴风雪迫在眉睫,而在千里之外的维多利亚,情况则大不相同。在等待公审大会的三天时间里,小丘郡逐渐重建了行政体系,一批塔拉人被提拔起来,成立了一个应急性质的政务委员会。虽然这个新的临时政府还显得十分稚嫩,但不管怎么说,小丘郡市民终于可以从军事管制中稍稍恢复正常生活了……

吗?

在公开讲话之后的第三天,随着一份份名册被下发到各个街区的居民委员会和治安人员手里,小丘郡的市民被这覆盖了小丘郡近三分之一人口的审判名单给惊呆了——他们想过新的塔拉政府会对维多利亚的系统性歧视行为进行清算,很多人也做好了准备看那些贵族和官员人头落地,但他们没想到深池和NVBF会做到这个地步。

差不多一半的维多利亚裔市民被判有歧视罪嫌疑,甚至连塔拉人都有不少被判有罪的。偏偏这些人被指控的罪行还真就确有其事,但有趣的是,与对那些权贵阶层的指控不同,被指控歧视罪的平民多半并不是被塔拉人指控歧视塔拉人,而是感染者指控他们歧视感染者。

既然塔拉人已经不再被歧视,那么弱者就不能再挥刀向更弱者,这就是丹尼尔试图推行的原则。

这一次,在平民之中出现了反对新政权的声音——许多平民对新政权对感染者的全面保护颇有微词,甚至在一些中产阶层社区,出现了多数人被指控歧视罪的状况,引起了一定抗议。但丹尼尔并非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他也亮出了他的底牌。

这三天时间里,他当然不只是把精力放在了军工生产上,他带着一支精锐突击队以及数台恐怖机器人进入了移动城市的“地下”部分,在这里,他发现了为什么他刚到小丘郡的时候,一切都显得无比祥和。

移动城市表面的光鲜亮丽掩盖了路面之下的秘密,在几个被捕的移动城市管理人员的带路下,突击队打开了一个通往下层空间的通道。这个通道并不能算是什么密道,但几乎没有几个普通市民清楚这条通道通向哪里。

随着众人越发深入,周围的地下空间开始变得污浊而破旧,并且,机械声也越来越大。这里是移动城市的动力机构,巨大的源石发电设备不间断运行着,为整座城市提供着移动和日常生活所需的能源,但是,到底是哪些人在昼夜不停地维护这些设备?哪些人在冒着受到严重源石辐射的风险,将源石源源不断地填装进发电设备?

即便穿着防辐射装备,丹尼尔手里那个发出越来越快的滴滴声的辐射探测器还是让突击队员们感到担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泰拉人似乎很少担心自己受到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的源石的外照射影响,或许是他们的皮肤比起地球人有更强的抗辐射能力,但毫无疑问的是,即便是泰拉人,长期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工作也是极端有害的。即使是突击队里来自深池的泰拉人,也在得知自己的目的地时主动穿上了防护服。

随着辐射探测器的滴滴声终于变成了连续不断的蜂鸣报警,突击队员们也终于抵达了动力中枢。在这里,困扰着丹尼尔的内容的谜团终于解开了——他看到了数不清的感染者,大部分是塔拉人,但也并非没有维多利亚人。

这些感染者工人在完全没有任何劳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每天要在这里两班倒的工作12小时,甚至有时更多,并且终日不见阳光,许多人都有明显的维生素缺乏症状。他们没有工作服,只有像集中营一样拥挤的宿舍床位用于休息。由于发电机的巨大发热量,这些在动力中枢工作的电力工人有些甚至是半裸着工作,丝毫不在意源石粉尘沾染到身体上,甚至被大量摄入,也不在乎可能被锋利的源石割伤——因为他们的身上已经长出了密密麻麻,光是看着就叫人揪心的源石晶簇。

对于这些命不久矣的重症源石病患者来说,你很难要求他们再注意什么身体健康问题了。

在大致观察了这些人的工作和居住环境之后,丹尼尔几乎是哆嗦着狠狠地把动力中枢的管理员一拳打倒在地。然后他从腰里拿出手枪,指着管理员,咬牙切齿地问:“关于这些人的账,我们后边再算,我问你,至今为止,所有在这里工作过的人,死了以后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那个……源石病晚期病人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会发生源石活性化自爆,我们一般不会等到真的死人,要是有人……干不动了,我们就会,就会……”

“就会怎么样?”

“就会把他们拉去……火化,”管理员战战兢兢地回答,“但,这不是我们愿意这么做的,主要是感染者如果爆炸了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事件,而且我们的焚烧炉都是瞬间高温汽化的,他们不会有太多痛苦……”

丹尼尔对着他的大腿扣动扳机,一枪打穿了他的腿。然后看也不看在地上疼得打滚的管理员,转身对身后的几个人说:“不能等了,马上把这里所有感染者工人疏散出去,叫人民服务团派一队防护完备的志愿者过来。先保证电力不断供,然后再尽快招募一些新的工人来这里工作。以后整个动力中枢工作制度改成三班倒,严禁加班,那些鞋盒子一样的宿舍全都给我取消,不要再让工人住在这种地方了。另外,工资按照最高标准给,任何进入这里的工作人员必须穿全套重型防护设备,听见没有?”

“……明白。”其他人点点头,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这些感染者奴工的生存条件实在是惨到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即便是以往对感染者成见再大的人,也无法在面对这样的景象时还能无动于衷。更何况,对于那些德军士兵来说,这简直就是亲眼目睹了早已消失的集中营的景象。

许多感染者在被带出去的时候表现得相当惶恐——在他们近乎麻木的认知之中,能从这地方出去,从这无天日的命运中解脱的唯一可能就是死亡。许多人都误认为这些穿着防护服把自己带出去的人是来“处理”自己的,有些人跪地哀求,有些人瘫倒在地失声痛哭,尽管队员们拼命解释,带他们出去不是因为要杀了他们,许多人在被带出去的时候还是在嘟囔着“老爷,我还能干得动活,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一次行动,丹尼尔带人从这死牢中救出了457名感染者。其中有近百人已经相当接近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很难想象,这些人究竟在死亡的威胁下劳动时,受到了怎样的残酷折磨。在这些感染者工人被救出来之后,丹尼尔专门从医院调了不少人来,给这些感染者检查身体,其中有一多半人都有足以被定性为重度的源石病,剩下的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源石病和其他疾病。

丹尼尔起初想的是,自掏腰包出钱治疗那些重症感染者,而那些轻症病人则在城里找地方安置下来,给他们找些工作,确保他们能重新融入社会。但就在他把这些感染者们从动力中枢救出来的第二天,这些感染者在他前往临时安置营地的时候把他团团围住,然后齐刷刷地对着他跪了下来。

“老乡,老乡,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丹尼尔看着这个场面人都开始冒汗了,“何必这样呢,我做的这些都只是职责所在,不必行此大礼……”

“长官,大恩不言谢,从今往后,我们这些人的命都是你的了。”几个领头的人纳头便拜,“我们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您就是我们的再生恩人。从今往后,不管您叫我们干什么,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人,我们这条命都是你给的,我们已经没处可去了,让我们跟着你走吧,我们什么都愿意做。你就是让我们去当排头兵,我们都绝无二话。”

“老爷……”

“好了,老乡们,老乡们,听我说一句。”丹尼尔举起手,使劲比划着,“你们先站起来,我有话要跟你们讲。不要这样,我帮助你们,就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和我一样,都是一样的人,你们这个样子,这不是在戳我的脊梁骨吗?你们站起来,有什么话我们都可以慢慢商量。”

在他的勉力劝说下,感染者们终于一点点站了起来。但是,这些人仍然围在原地不愿散去,并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他,看着这些人,丹尼尔沉默了许久,才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对他们这样说道:

“老乡们,你们的心情,我很能理解。你们可能不知道,当年我就是这样参的军,在我的家乡被人奴役的时候,游击队打了过来,救了我们。当时我才十四岁,父母都没了,我跟在游击队身后走了好几里路,他们才同意叫我参加进来,那时候我长得还没有一支枪高。

我现在所做的,绝不是一个看起来那么光鲜的事业。我们的队伍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解放一个小丘郡,解放一个塔拉,我们要走遍这个世界,我们想让所有人都能平等而自由的活着,不因为他们生来就是什么阶层,什么民族,或者有什么疾病而受着非人的对待。这条路是十分艰苦的,我们会遭遇到很多困难,有无数的敌人要将我们置于死地。

而你们如果留下来,我可以帮助你们在小丘郡安顿下来,深池也会帮助你们,我保证你们会有地方住,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收入,过上平静的生活。如果即便是这样,你们仍然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也不会硬生生地拒绝你们,但你们本来就遭到了这样的大难,我真的不愿看到你们再跟我们一起去拼命。请你们暂且再回去休养一下,好好的想一想,等到想清楚了,再跟着我们走,好吗?”

“长官,我懂您是为我们好,但您叫我们从此就这么苟活着,我们又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那个带头的人看起来是个萨卡兹,大约是以前当过佣兵,能说会道的他马上回答道,“我们被抓到这地方来的,都是没了家的人,我们没处可去了,也不想再浑浑噩噩的活着。您是有大德的人,跟着你,我们才觉得有希望。带着我们走吧,让我们跟您一起去打仗,向那些没有良心的恶人报仇!我们都是被您从死地里救出来的,不管多苦多累,我们绝无二话,求您了!”

眼见他又要下跪,丹尼尔立刻上前两手扶住他,拉着他站了起来,甚至毫不在乎对方的胳膊上就有不少带有感染性的源石结晶,这让周围的一些人低声惊呼。看着面前这个表情坚毅的汉子,又转头看看周围盯着自己的这些感染者工人们,丹尼尔咽了咽唾沫,眨眨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幕,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大战时代,又面对着那些饱受苦难的同胞。

“好吧,老乡们——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同志了。”丹尼尔使劲点了点头,“我这就安排人手,帮你们做一下登记,训练你们。不过,重症病人还是不要跟我们来了,你们已经付出太多,应该好好休养一下了。”

就这样,丹尼尔的部队第一次得到了扩充:约200名感染者加入了他的队伍。因此,当一些社区对公审的消息表示抗拒的时候,他终于有余力派出自己的人重拳出击了。

公审日的当天下午,由塞巴斯蒂安带队,由四十名曾经接受过战斗训练的感染者新兵和三十名德军组成的镇暴部队全副武装,并开着两辆磁暴坦克开进了拒绝执行公审的地区。

那些被指控歧视犯罪的人这一次全部被强制抓捕,准备移送市政厅前设立的主审判场所审判。而那些没有犯罪的人虽然并没有遭到处罚,但他们也确实见识到了,NVBF确实有能力强制执行对犯罪者的审判命令。

这一插曲虽然看起来似乎影响不小,但相对起整个大公审而言,不过是小小的杂音。在城市中央的市政厅,最重要的一台公审正有序地进行着。

在这里受审的罪人,将要受到比那些平民严重得多的惩罚。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我在星铁开发手游,星神都麻了! 万古之王 给妹妹陪读的我,不小心无敌了 任杰姜九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百鬼末世:我成了最强御鬼师 蛇骨阴香鹿蓁蓁柳璟琛 怪谈游戏设计师 任杰姜九黎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当出马仙的这些年 任杰姜九黎免费阅读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