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27 有什么好冤枉的?

027 有什么好冤枉的?(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前些天家里有急事,断更了几天,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起恢复更新)

“人都到齐了吗?其余的人呢?……那就这样吧,现在我们来开个紧急会议。”

在乌萨斯南部的荒野之中,霜星看了看围坐在一起的其他人,心里一阵酸楚——在冻原游击队艰难求生的时候,她设想过不止一种可能遭遇到的危机时刻,但她从未想过会变成这个样子。

“爱国者大尉呢?”有个不知道从哪里赶过来的分散在外的游击队员似乎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大姐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乌萨斯把主力打败了?”

“你在说什么呀,”另一个游击队员给了他一拳,“不要乱讲话,先听霜星大姐说。”

“为什么打我?”

“都给我安静!”佩特洛娃大声吼道,“现在是让你们在这里扯淡的时候吗?”

这个雪怪小队里的老资格一开口,其他人都纷纷闭上了嘴,而霜星则叹了口气,并没准备指责他们什么,而是直入正题: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有一个非常,非常坏的消息要告诉你们,你们之中的一些人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我必须再对这次事件进行一次总结,以便于让你们理解现在我们所遭遇的困难状况。”

“反抗乌萨斯的阵线分裂了——而且这一分裂不止发生在我们与那些异界来客之间,也发生在……我们与爱国者大尉之间。”霜星在说到这里时,甚至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佩特洛娃关切地摸了摸她的肩膀。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爱国者大尉?我不信!”许多人听了这一消息,比霜星情绪还要崩溃,爱国者是游击队的一面旗帜,如今说他分裂了游击队,对于游击队员来说简直如同五雷轰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霜星大姐!”

“……在基辅罗斯的攻城战中,我们游击队的火箭飞行队作为先头部队进行了空中突击。但是在进城以后,他们报告遭到了市民的武装抵抗。”霜星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说道,“起初还是镇压抵抗,但很快,也许是市民的一些言行激怒了他们,火箭飞行队和其他入城的一些人对乌萨斯市民进行了无差别打击。而且,我必须承认,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不人道的行为。”

“这……但那些市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他们做的那些事……本来就杀了他们都不算过的!有什么人道不人道?”

“我们必须承认,他们确实犯了一些错误。”霜星摇摇头,“但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糟糕——法兰西军队的米勒中校对他们的做法十分反感,在劝阻无效之后,米勒中校命人杀死了拒绝停手的游击队员们……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从背后杀害的,火箭飞行队加上后续入城的游击队数百人,全部被害,无人幸免。”

“……”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忽然,一声惨叫传来,一个游击队员忽然倒地,在地上扭曲着抱头痛哭——他的恋人就在被杀的入城部队里,他现在才知道对方已经被害,几乎立即就崩溃了。

“米勒拒绝做出任何形式的道歉或赔偿,他现在取得了市民的‘谅解’,建立了一个他所谓的‘新乌萨斯共和国’。”霜星闭上眼睛,似乎眼前又浮现了城内的惨相,“而老……爱国者,他宣布支持米勒的决定,他亲口告诉我,那些被杀的人是滥杀无辜,罪有应得……大家,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现在米勒的部队已经与我们完全是敌对状态了,你们如果认为他的决定是对的,可以去基辅罗斯市投奔他,我不会阻拦……”

“不,大姐头,我们支持你!”有人这样喊,“这不还是乌萨斯那一套吗,每次乌萨斯帝国抓感染者,都说我们是罪犯,是害虫!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那只不过说明他们也和乌萨斯是一路人!”

“对!大姐头,我们感染者受了那么多苦,为什么现在还要因为报仇就被人背后捅一刀!那个米勒简直就是个没有心的混蛋!”

“大姐头,你说吧,我们怎么干,我们全都听你的,和米勒那个伪君子拼了!”

“但……但是……爱国者大尉怎么办,我们也要和他打吗?”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对霜星表示支持的时候,不知谁问的一句话让所有人沉默了。大家都看着霜星,她的脸上还带着许多干涸的泪痕。无论路线有多么的不同,爱国者毕竟是曾经救了她的命,把她抚养长大的父亲。霜星真的能下得去手,和自己的父亲战斗吗?

“我们……我们先尽量只与米勒的人交战吧。”雪怪小队的杨格给出了意见,“毕竟再怎么说……爱国者大尉也是个好人,盾卫也是,他们也只是觉得阿巴库姆他们做得太过火了,他们并没有什么坏心……”

众人也纷纷小幅度点头,杨格说的也是他们许多人想说的。爱国者在游击队中间享有极高的声望,并且他的战斗力也是名声在外,要说和他作战,不管从哪一角度来看,游击队的人都很难做得到。

“就这么办吧。”见霜星没有做声,佩特洛娃点了点头,“不论如何,我们必须通知大家,我们前些天的安稳结束了,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同时防备帝国军队和米勒的新乌萨斯。此外,我们还必须尽可能地把发生在基辅罗斯的事情,告诉其他没有加入我们行列的反抗组织——夏尔··米勒不值得信任,感染者必须靠自己了。”

——————————————

“我再重复一遍,我这边急缺人手,我们这的人眼都快看瞎了,还有一半的告状没处理完,我强烈建议我们要么把审判日期推迟,要么就多来上三倍的人手,我们才能在预定时间之前把这些事全都整理好。”

在霜星为自己所熟悉的现实逐渐破碎而伤心的同时,在小丘郡,塞巴斯蒂安则累得整个人都形容憔悴,不得不打电话给丹尼尔,要求更多的资源。

问题主要在于,小丘郡市民递上来的各种各样的告状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光是公开讲话之前,给爱布拉娜递上来的条子就让塞巴斯蒂安等德军干部士兵和几个配合他们工作的深池人员忙活了几个小时。等他们看完这些,以为可以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门口已经堆起来好几大箱的告状纸差点没让他们当场背过气去。

在工作组的强烈要求下,阿赫茉妮想方设法从深池那边又拉出来二十来号识字的官兵来协助他们整理记录诉状。但两天过去,虽然第一天收到的内容已经基本登记完毕,后面继续递上来的各种条子也越来越少,但塞巴斯蒂安还是感觉到人手的严重不足。无奈之下,他只能给丹尼尔打电话,问能不能从德军这边再抽调些人手,但丹尼尔那边显然也同样没人可用了。

“导弹基地缺人,生产线缺人,群众工作缺人……现在到处都他妈的缺人,你以为就你那缺人手?”丹尼尔那边的背景噪音听起来很吵,因为丹尼尔现在正带着自己的警卫员在移动基地的成品出货口当搬运工,“要人没有,时间不能推迟,我们必须确保所有人得到公正判决,拖延就是夜长梦多,最坏的后果我们又不是没见识过。”

“那我们……”

“加快速度,提高效率,总之你自己想办法,我这边还有的是事,军务也很要紧。”丹尼尔挂断了电话。

塞巴斯蒂安看着还剩下一半的告状信,忽然感觉到无比心累——每一张纸上都写满了让人心情沉重的罪行或不幸,两天下来,工作组不只是疲劳,更感到一种严重的抑郁。

一开始,专注于其他工作的阿赫茉妮还觉得对一切都游刃有余,但在第二天主动跑到这边帮忙处理了半天文件之后,连这个很难说对塔拉人有多少感情的维多利亚投机者都开始抑郁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在之前最开始的一天,整个工作组的手绢都已经能往外析出盐粒了。

“好了,同志们,先把手里的活暂停一下,从现在开始,不再继续转录了,直接按照人名,把所有告状信分装,把内容性质比较严重的尽量放在上面,要是一张纸上有好几个人的,就撕开分装,要不然这么下去根本处理不完。”塞巴斯蒂安对着正在忙碌的工作组人员说,“反正这么多罪状也不可能全都念一遍,光是告状信数量本身就可以说明问题了。”

“可是,要是有些是假的呢?”有个德军士兵问。

“一张是假的,两张是假的,一箱都能是假的?去他妈的吧,要是真的是大善人,那就应该有人给他辩护,没有就说明所言非虚。”塞巴斯蒂安把帽子往桌上一扔,沉闷的空气使他感到烦躁,看了如此多惨痛的实例,他也对丹尼尔更有了些同感,“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敌我问题,而且敌人随时可能反扑,我们没有时间跟他们一个字一个字的去分辩,这不是民事法庭!”

“是,指导员。”那个士兵敬了个礼,“不过……指导员,这里被告的人也太多了,这真的处理的过来吗?按照我们已经整理的内容,被告的贵族、商人和地主之流虽然很多,但相当多的维多利亚市民也被指控……”

塞巴斯蒂安吸了口气:“维拉·施密特同志,我问你,平民难道就不会犯罪吗?”

“不是,指导员,我不是这个意思。”

“有罪,就要认罚,这事没得商量。赶紧把告状信收拾清楚,那些我们还没抓到的人,再列一个名单,明天早上,再进行一轮逮捕,一个都不能少!”塞巴斯蒂安拍着桌子,“我也把话说的难听一点,在此之前被错抓了的塔拉人有多少?数都他妈的数不完!抓错几个维多利亚人怎么了?宁抓错不放过,执行命令!”

“是!”

在塞巴斯蒂安的催促下,工作组又开始了对告状信的筛选。房间里的电灯稍微断电了几秒,但无人在意。而与此同时,在德军MCV展开成的移动基地,第一架“镭射幽浮”,或者用更正常一点的翻译来说,激光飞碟终于被组装完毕了,虽然这东西并没有多少装甲可言,也没有什么运载量,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东西真的可以切断整个移动城市的能源供应。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由小说网提供。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吞灵剑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叶宁罗舞苏倾城 神级科研系统 地球饲养员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