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罪者无赦(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其实丹尼尔是觉得,塔拉新政府上台,怎么也应该电台火力全开,好好来个世界级公屏喊话才有排面,说不定还能争取下国际支持。不过,在通讯班那几个能手搓无线电台的垃圾佬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只能勉强做到地区级的长波通讯之后,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先做好内部宣传吧。

虽然说德军技术员利用搜刮来的收音机和扩音喇叭做了好几个移动宣传车,但真到了爱布拉娜将公开发表讲话的时间,市政厅前的空地上还是挤满了从附近涌过来的小丘郡市民:有趣的是,不只是塔拉人,很多维多利亚人也争着要来亲自一睹新政权领导人的芳容……当然,还有她将要如何对待与塔拉人有着深仇大恨的维多利亚人。

昨天夜里,NVBF和维多利亚军队的激战不仅塔拉人听着揪心,维多利亚人听着更是害怕的睡不着觉:对于维多利亚人,他们既怕维多利亚军队打输,然后塔拉人冲进来把自己爆金币,又怕维多利亚军队打赢,然后维多利亚军队把小丘郡民打成乱党然后爆金币。

当维多利亚驻军指挥官被人杀死然后挂路灯的消息传开的时候,很多维多利亚人都已经开始往地窖里甚至是菜园子里转移自己的财物了。不过,到了后半夜,被深池部队完全控制的小丘郡反而平静了不少,这让他们稍微泛起了一丝希望。

而在看到深池的领导人之后,维多利亚人的心里更是松了口气——如果深池的领袖是个贫民窟出身的底层塔拉菲林,那维多利亚人的待遇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这名神情平静的女性据说是德拉克王族的后裔,德拉克毕竟曾经也做过维多利亚之王……应该不至于搞出一些太不体面的事情吧?

预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值得庆幸的是,场地内没有发生什么混乱,蔓德拉带领的精锐深池部队很好地完成了维持秩序的任务。在万众瞩目之中,爱布拉娜走到了台前,向台下的众人挥了挥手:

“塔拉同胞们,小丘郡民们,大家好,我是爱布拉娜·都柏林,一个塔拉人,深池部队的领导者。我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城市内的一系列事件造成了许多混乱、困惑和痛苦,在此,我首先对昨夜发生的事情进行解答:”

按照塞巴斯蒂安的建议,爱布拉娜没有说太多的客套话,而是选择了从实际发生的情况切入话题。

“昨天夜里,深池与新人民解放阵线的部队针对小丘郡维多利亚驻军发动了全面打击。经过一夜激战,尽管维多利亚驻军丧心病狂地以轰炸平民区的方式试图取得不光彩的胜利,但我们现在仍已经可以十分高兴地向大家宣布,维多利亚对小丘郡长达千年的压迫统治业已结束,小丘郡维多利亚军队已经完全战败,塔拉解放事业得到了阶段性的胜利。从今天起,塔拉人不再是寄人篱下的无根浮萍,一个崭新的塔拉人的国家将要屹立于此!”

整个城市爆发出一阵不约而同的欢呼声,不过,这阵欢呼声主要是来自于塔拉人。一个塔拉人的国家!这是无数塔拉人的梦想,但对于维多利亚人来说,这就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了:这位德拉克似乎无意取得维多利亚的王冠,她似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塔拉独立者。

“为了全体塔拉人民的未来,我们不仅将继续同维多利亚战斗到底,恢复塔拉人应有的国土,新塔拉国家机构的筹备工作也正在全面展开。我们将推动成立一个由塔拉广大劳动人民的真正代表组成的委员会行使国家权力,而不是一个被两面三刀的所谓塔拉贵族和公众人物把持的维多利亚傀儡政府。在委员会运转步入正轨之前,深池将暂时代行各项权力。

对于小丘郡以及其他塔拉地区居住的维多利亚公民,只要你们没有参与任何反塔拉活动,或在维多利亚统治时期没有对塔拉人有过公开的、造成影响的歧视性待遇,我们可以保障各位的基本生存权利。我们不会对普通维多利亚市民采取毫无根据的惩罚性措施或强制剥夺他们的财产、将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土,因为这正是维多利亚人曾经对我们所做过的事。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的新政权也绝不会歧视任何无辜的源石病感染者,或其他任何种族的普通居民。疾病和身份不应再成为任何暴行的理由,发生在塔拉人身上的悲剧不应该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这一次,出人意料的是,欢呼声虽然没有刚才的热烈,但却更加经久不息——虽然更有政治头脑的人也许会敏锐的嗅到,爱布拉娜的讲话中存有不承认维多利亚人公民地位的隐含可能,但至少,既然她承诺不会对维多利亚人施加无端迫害,那么那些本就与政治无缘的广大维多利亚平民现在或许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气了。

“但是,塔拉同胞们,虽然我们不愿意制造仇恨,但深池,以及每一个塔拉人也绝不会忘记,某些可憎之人曾对我们犯下过的滔天罪行。”爱布拉娜话锋一转,让刚才还觉得整件事将要走向一个相对温和的结局的人悚然一震。

“想必许多市民已经知晓,我们在昨夜处决了小丘郡维多利亚驻军指挥官汉密尔顿。这名丧心病狂的刽子手,不仅曾经在过去以各种理由杀害大量塔拉无辜平民,更为了镇压塔拉独立运动,下令炮击他所应当保护的小丘郡城区,造成数十名无辜市民死于睡梦之中,数百名市民伤残!因此,我们没有接受他的投降,在被他摧毁的街区处决了这个恶贯满盈之人——但迫害塔拉人的罪人又何止他一人?”

场地内鸦雀无声,就连塔拉人都因为这突然的转折而沉默了:关于宽恕的话,人们已经听得太多,以至于当真到了清算的时候,人们会下意识地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表现出大度。就连爱布拉娜一开始的话,也似乎和以往的套话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次不同。

“下面,我们有请丹尼尔·科恩先生讲话——他正是深池在此次战斗中的盟友,新人民解放阵线的领袖。他的部队在此次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代表塔拉人民向您致以感谢,科恩先生。此外,对于维多利亚,我想,塔拉人也有必要聆听您的教导。”

众人的视线随着爱布拉娜对丹尼尔的致意转向这名走上台前的军人,说实话,爱布拉娜对于此人表现出的敬重是让许多人有些疑惑的,无论如何,一名贵族出身的德拉克会向一个似乎出身并不显赫的军人如此重视,这种事情对于泰拉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有些难以理解。

不过丹尼尔对众人的迷茫甚至是质疑毫不在意,走到台前的他向爱布拉娜以及众人作了一个游击队时代的特殊敬礼姿势,随后才在话筒前开口说道:

“我向各位问好,无论是塔拉人,还是非塔拉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患病者,我向此刻所有能听到我说话的心存正义之人问好。”

“相比起深池,我相信我和我的同志对于大家来说完全是一群陌生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我们不是塔拉人,不是维多利亚人,就在短短几天之前,我们甚至对塔拉一无所知。我们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远到一切描述都毫无意义,但此时此刻,我们来到了小丘郡。即使只是一个偶然,但在大致了解了塔拉人所遭受到的困难以后,我们还是决定果断做出行动,立刻支持塔拉人获得自由。”

“我相信有人会怀疑我们有什么目的,或者对我们的行动心存疑虑。这很正常,我和我的同志并非毫无私心,但我们拥有的是一个朴素的愿望:我们来自一个饱经苦难的国度,当看到有人和我们的过去一样受苦时,我们决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或许我们会打破一些人平静的生活,或许会有人认为一切本该有更好的出路,但我们不愿等待,我们坚信一点,那就是正义是等不来的,获得正义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立即开始为之奋斗,并且坚持不懈,直到彻底的胜利!”

“曾受苦难的塔拉人民——不要害怕表达你们的愤怒!愤怒是正义的,只要它针对的不是无辜之人。今天,你们对于那些犯下累累罪行的人的复仇,绝不应当被指责为自私,恰恰相反,那是为了震慑更多心怀邪恶之人!

而对于那些心中仍存有正义的维多利亚人,不要害怕塔拉人的愤怒!塔拉人的愤怒归根结底不是因为某人是一个维多利亚人,而是因为他曾经伤害了塔拉人的感情。如果你不希望自己或自己的后代遭到同样的对待,那么恰恰应当支持这种正义的伸张!”

“出于这样的目的,我们将公开审判一批在维多利亚对于塔拉人的系统性压迫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人。这些人中甚至包括一部分塔拉人,当然,更多是维多利亚人。

我这里有一份名单,这份名单稍后会张贴在全城各地——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名单上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我们羁押,而不在名单上的人,如果是军方人员,那么他们一定已经被我们在昨夜的战斗中击毙。在接下来的三天之内,我们欢迎每一个市民向我们以任何形式反映这些人曾经犯下的任何罪行。三天后,我们将根据你们的检举来给这些人应有的待遇。”

“除此之外,不在这个名单上的人,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会在全城设立流动法庭,每一个小丘郡市民都可以将不在名单上的犯下歧视与压迫罪之人告到流动法庭,进行公开审判。我们将毫不吝啬地从物理上根除歧视与压迫,无论是维多利亚对塔拉的,还是常人对病患的。我在此正告每一个有罪之人,现在,不要妄想逃脱,准备为你们的罪行承担责任,接受正义的审判!”

“公平正义万岁!塔拉自由与自立万岁!泰拉人民万岁!”

丹尼尔强而有力的讲话起初留下的是一片震耳欲聋的寂静——他的宣言对于人们来说的确过于震撼,以至于许多人一时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但很快,随着一些人最先回过神来,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呼喊:

“正义万岁!”

“自由万岁!”

“人民万岁!”

呼喊声很快汇成了一片海洋,震动了这座并不算庞大的移动城市。如果说爱布拉娜带来的是历劫余生的欣喜和庆幸,那么丹尼尔的讲话就是让塔拉人的心里再一次燃起了火焰,而这份火焰将要把捆缚着他们的一些东西焚烧殆尽。

当然,还有一点不可否认:

小丘郡,乃至整个塔拉,整个维多利亚,都将要被罪人的鲜血染红。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吞灵剑主 地球饲养员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神级科研系统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