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23 德拉克的贪婪与勇敢

023 德拉克的贪婪与勇敢(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丹尼尔当然不会知道此时在乌萨斯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对他来说,小丘郡以外的一切目前都笼罩着一层迷雾,当然,迷雾里面发生了什么对他也并不重要。

在帮助拉芙希妮克服了胆怯,向上流阶层塔拉人代表们宣读了禁令后,虽然那些人看起来表情不怎么好看,但是在巨大的战车面前,这些无法笃定丹尼尔会不会真的对自己开火的怕死鬼最终还是没有进一步做出什么反对的言行。

“做得好,拉芙希妮。”在离开上流市民集会的路上,丹尼尔毫不吝啬地对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慌乱中缓过神来的拉芙希妮称赞道,“你看,发表意见,乃至于发布命令,其实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关键在于怎么让人认可你说的内容——以及让他们明白,你真的有能力维护你的承诺。”

拉芙希妮连连摆手:“啊,我……我觉得自己做得并不好,刚刚明明是……”

“不,你做的很好,能够在众人面前表达你要说的话是最重要的一步,如果这一步都做不到,那后面的部分也无从谈起。”丹尼尔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或许是时候该返回市政厅那边,看看拉芙希妮的姐姐现在做得怎么样了。

那个紫色的龙女和她的妹妹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与其说担心她那边搞不定那些维多利亚的残余力量,倒不如说丹尼尔偶尔会担心她做得太过火了,以至于让塔拉新政权在白天的亮相效果有所折扣。

而就在他用通讯器和驾驶员交代完任务,在炮手座上稍微伸了伸腰,因为这一晚上的劳心费神而有点疲倦的时候,他忽然又听到了拉芙希妮的声音:

“丹尼尔先生……我还有个小问题想问您。”

“什么?”丹尼尔清了清嗓子,说来也怪,疲倦这种东西,在紧张带来的亢奋之后总是涌上来的特别快。即使坦克舱里噪音很大,颠簸也很厉害,但他还是觉得困意越来越重。

“你好像很喜欢摸蔓德拉的头……是因为你更喜欢菲林的耳朵吗?”

“倒也不是……”有点迷糊的丹尼尔下意识地回答,“她是个好孩子……让我想起了家乡的一些红小鬼。那时候我们也总是这么摸摸他们的脑袋,夸奖他们……”

“那……您对我是怎么看的呢?”

“拉芙希妮……你当然也很好,你很努力,要是能更勇敢些……会更好。”

“……那,您能也……鼓励一下我吗?像和蔓德拉那样……”

拉芙希妮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对丹尼尔说,但是,涨红了脸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的她并没有得到丹尼尔的答复,她有点奇怪地转过头去,才发现丹尼尔已经靠着身边的特斯拉变压器睡着了。

拉芙希妮仔细地看着他的脸——这还是她第一次仔细地正面端详这个几乎可以说是“天外来客”的军人的脸。饱含苦难和悲哀的前半生在他胡子拉碴的脸上留下了许多伤痕,但在他的面部表情完全松弛下来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出,他其实本来应当是一个性情温和而博爱的人,而且其实岁数并不算老:只是他在太小的时候就加入游击队了。

好吧,也许命运让他的脸上常含着怒火,但对于他的朋友和同志,他仍然不失为一个温柔的人。

“……晚安,丹尼尔。”拉芙希妮小心地用尾巴托起他被特斯拉线圈部件硌到的身子,用没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道,“祝你也能在这里得到幸福。”

——————————————

过了不知多久,随着整辆坦克猛地一个刹车,丹尼尔猛然惊醒,他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小时。说来奇怪,即使是打盹,他都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好过了。不但没有做梦,而且即便是被晃醒了,也只感到疲倦消除了很多,而不是头昏脑涨。

他正打算习惯性地活动一下身体,询问驾驶员怎么突然急刹车,不过这时他才忽然发现,坐在身边的拉芙希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直挺挺地坐在那里就睡着了,她那一大条长长的大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熄灭了火焰,全都绕到了自己身上。自己刚才靠着的也不是特斯拉线圈,而是她的肩膀。

唉,折腾一晚上,大伙是都累了……不过她是怎么做到睡着了还能在没靠背的凳子上坐的那么直的?丹尼尔的脑袋里没来由的划过一点疑惑,毕竟他还不知道因为特殊的身体结构,德拉克甚至经常站着睡觉,坐着睡更是轻轻松松。

丹尼尔的疑惑只是持续了一小会,随后还是马上把注意力转回了正事上——他按下喉头送话器的开关,对下层座舱里的驾驶员压低音量问道:“奥托,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刹车了?请回答。”

“连长,我们规划的路线出了一点小情况,前面的路被正在被押送的维多利亚士兵给塞满了,我们可能没法从这条路去市政厅。”驾驶员回答,“他们人数很多。”

“怎么搞的,我不是叫他们不要留俘虏吗?”丹尼尔皱了皱眉,“搞这么多俘虏,怎么管得过来?这不是定时炸弹吗?”

“这些俘虏不是我们想抓的,是他们后来成建制投降了。”驾驶员是个参加了城防工事战斗的士兵,“这么多人,我们要是真的不接受投降反而会叫他们狗急跳墙,所以最后还是暂且让他们先这样了。看样子,他们现在应该是正在被往市政厅那边押送。”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先看住了,之后再做处理。”丹尼尔翻看地图看了看,“从左边的岔路绕过去吧,天快要亮了,该把计划接着往下推进了。”

交代完路线,丹尼尔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拉芙希妮,这个比起姐姐来说还很稚嫩的德拉克姑娘并没有被吵醒,而是仍然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呼吸得很均匀。看着她头上随着呼吸和车辆颠簸轻微抖动的龙角,没来由地,丹尼尔忽然产生了一种想伸手摸摸的冲动。

不过,丹尼尔刚把手伸到她头顶,忽然又觉得这样有点不妥——一来是比起身材娇小又有点幼稚的蔓德拉,拉芙希妮怎么也算得上是个大姑娘了,随便触摸好像有点不太妥当。其次,她现在看起来睡得正香,丹尼尔也清楚,昨天下午听了一下午的故事,晚上又跟着自己东跑西颠,这孩子肯定累得不轻,现在打扰她并不合适。

不过,就在丹尼尔还在天人交战要不要把手缩回来时,他突然感觉缠在自己胸腹部的那卷火龙尾巴一点点热了起来,刚刚还在沉睡的拉芙希妮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但却先是无意识似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并用头顶在他没来得及缩回来的手上蹭了蹭。

“早啊,丹尼尔先生。”拉芙希妮的脸上并没有恼羞之色,而是带着一点红晕对他露出了一个难掩愉快的笑容,“有感觉到疲劳缓解了点吗?”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过。”丹尼尔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无梦的睡眠是什么时候了。”

“那就好,休息是很重要的——如果人总是得不到休息就会垮掉,即使是德拉克也一样,小时候妈妈总是这么告诉我。”拉芙希妮点点头,但继而表情又忽然变得有点伤感,“但自从妈妈和爸爸死在维多利亚的人手里,我就很久没看到姐姐好好休息了。有时候,我真担心她……丹尼尔先生,您可千万别变成那样,您看起来好像也很久都没休息过了。”

“心里事多的人,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样子。”丹尼尔无奈地点点头,“将来你也会懂的……说起来,你的尾巴这样没关系吗?我感觉有点……上不来气。”

“啊,对不起!”拉芙希妮仿佛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尾巴似的,慌慌张张地把尾巴缩了回来,重新燃起尾焰,刚刚她由于担忧略有些精神紧张,尾巴也稍微用了点力,“您没事吧?真不好意思,有时候我睡着了就会无意识地抱住或者用尾巴缠点什么……”

“不碍事,不碍事,就是刚才你可能用了点力,我一口气没上来。”丹尼尔摆摆手,喘了两下,“正好,我们也快到市政厅了——看看爱布拉娜那边怎么样了。”

——————————————

实际上,还不等天亮,也还来不及建立起正式的市民代表机制,当小丘郡的塔拉市民得知全城已经被属于塔拉人的武装力量所控制,像雪片一样的来自普通塔拉人的意见和请求就在深池部队里一层层转递了上来。

在爱布拉娜带人基本上完成了对城内重要人物的抓捕之后,她刚回到深池在市政厅建立起来的临时总部,就有些惊讶地看到了堆放在大厅里的几大箱纸条和信件——许多纸条上面的字迹都歪歪扭扭,带着大量的拼写错误,但无不表达了对这个新政权的祝愿,以及各种各样的愿望。

“伟大的领袖:愿您与塔拉如紫杉树一般常青不朽,尽管历尽苦难与屈辱,感谢您为我们重新带来了希望……”

“……请一定要问维多利亚敬查,我的妈妈在哪,他们抓走了我的妈妈,我门很想她……”

“我们都很期待再一次有德拉克成为我们的领袖,严厉而慈爱的红龙!请再一次照亮您的子民,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等待了千年……”

“向您问候,敬爱的德拉克!作为一个来自橡林郡的塔拉人,在得知小丘郡获得解放的时候,我又欣喜,又难过,欣喜的是塔拉人得到了久旱逢甘霖般的自由,难过的是,我的家乡仍处于黑暗之中……”

“……维多利亚给我们留下了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伟大的德拉克,亲爱的士兵们,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的希望,我们请求你们,取得胜利,让维多利亚付出应得的代价,为数不清的死于暴行的同胞报仇!这是塔拉人对最亲爱的儿女们的唯一命令——为我们而复仇吧!”

……

“姐姐,你还好吗?”

爱布拉娜忽然感觉有一双手搭上了肩头,她猛地回头,拉芙希妮正关切地看着她,后面还有个正在向塔拉士兵询问着什么的丹尼尔,她正要回答,却从拉芙希妮惊讶的表情中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

这个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有任何软弱之情的深池领袖手里攥着一张沾着水渍的信纸,两眼被泪水稍稍模糊,喉咙也一时有些梗塞。在拉芙希妮拿过她手里的信,慢慢读着的时候,爱布拉娜才终于小声挤出一句话:

“拉芙希妮,抱歉,让你看到这副样子……我……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如果……我是说,如果一切都按照我们最初的路走下去,我会不会永远都不会看到它们?”

“……”在看过这张写满了塔拉人对维多利亚的痛苦记忆的信件之后,拉芙希妮也忍不住为上面的内容所动容。拉芙希妮看向一脸不安的爱布拉娜——这是这个坚强又冷酷的人从未露出过的表情——选择了用力抱住了她,就像遥远的过去,她曾经也抱住过自己一样。

“不要想了,姐姐,至少现在,我们不需要后悔,我们做了正确的事。”

“拉芙希妮……”爱布拉娜低声问道,“复仇本身也可以是正确的吗?我现在开始搞不清了……我一直以为,复仇只应该是一种手段和口号才对……”

“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这是我刚刚学到的一件事,姐姐。”拉芙希妮轻声细语地回答,“不要去想那些让你困扰的东西了,去为了你最不能割舍的东西战斗吧——你一定会胜利的,你一直都是我心里最可靠的人。”

“你知道吗,丹尼尔,我想起来一句诗。”

塞巴斯蒂安和阿赫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前者看着紧拥的两人,对丹尼尔发出一声感叹。

“什么诗?”

“苦难也已成为记忆,在它温热的胸膛里重新漩流着的,将是战斗者的血液。”塞巴斯蒂安抑扬顿挫地吟诵了一句用陌生而遥远的语言写成的诗句,这是他在军校进修的时候从一个外国教员那里听来的。

“对了,连长同志,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我们的人在城墙上架起来了几个加强的无线电天线组,虽然没有收到更远处的信号,但他们通过对接收到的无线电信号进行位置测算,发现有多个大型无线电信号源正以40公里每小时左右的速度,向此地急速接近,目前大约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了。”

“那是什么东西?”

“据阿赫茉妮的推断,是一种叫做‘陆行舰’的重型武装载具。”塞巴斯蒂安回答,“我们必须做好迎击准备了。”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由小说网提供。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神级科研系统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叶宁罗舞苏倾城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地球饲养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