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裂痕(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比起重兵把守的小丘郡,乌萨斯的移动城市一般并没有那么夸张的防卫力量——在乌萨斯,城市里一般是由军警督管,正规军则驻扎在城外。这本来是乌萨斯为了避免军队行动受到市民影响而做的布置,但此时却给夏尔·米勒中校打开了方便之门。

在这天黎明,随着大批“天空骑士”无人机携带着炸弹将乌萨斯西部城市基辅罗斯附近城外的守军军营炸的人仰马翻,法军发起了对这座移动城市的全面猛攻。这一次,随着来自英国人那边的原料到位,法军也扩充了不少先进武备,大大提升了自己的战斗力:

现在,法军不仅有能精确轰炸的无人机作为空中掩护,在地面上,米勒也部署了一个经过了源石电动化改装的装甲排,他们装备的灰熊坦克能够为前线部队提供有效的火力掩护。而除了坦克,为了最大限度提高火力,法军还生产了大量在三战中就已经基本淘汰的牵引式火炮,将它们提供给感染者游击队,用于野战支援。虽然牵引式火炮在地球一般需要骡马或汽车来运输,但考虑到泰拉超人的身体素质,这些牵引式火炮当做步兵炮来用还真不是不行。

面对法军和感染者游击队的联合猛攻,基辅罗斯城意识到自己无力正面对抗,只能一面城门紧闭,试图靠着移动城市的庞大体积、厚重装甲和上面的城防炮抵挡法军的进攻,一面派出信使向附近的其他城市求援。

但这注定是徒劳的:基辅罗斯的城防炮很快就被无人机轰炸和炮火反击所瘫痪,而当乌萨斯军警在城墙上严阵以待,以为法军和感染者游击队会冲上来和自己打近战的时候,他们一换一的设想很快就被击垮了。米勒中校一面下令继续用密集火力对城头防线进行猛烈压制,另一面则派出了最新组建的“空中突击部队”,越过城墙发起了对城区的进攻。

是的,在法军基地的生产能力不断增强的同时,他们成功建立起了批量生产火箭飞行兵装备的生产线。虽然米勒手下的这些原装甲兵并不擅长玩火箭背包这些东西,但是不代表他不能把这些装备装配给手下的感染者部队们。

总攻命令之下,成百上千的游击队员启动火箭背包,飞向城内。与泰拉一些空降部队所使用的只能短距离飞跃防线的火箭背包不同,盟军火箭兵背包能够长时间滞空作战,机动灵活,在地球上就曾经得到过苏军士兵饱含恼火的“蚊子”之称,用来打乌萨斯军警更是降维打击。

很快,基辅罗斯的中控区域和警察局、能源中心等关键区域就被火箭飞行兵完全占领,在城门被渗透部队打开之后,看着冲进城内的盟军坦克,无力继续反抗的乌萨斯军警也不得不向他们表示投降。就这样,夏尔·米勒占领了他来到泰拉以来所见到的第一座移动城市,很快,乌萨斯的双头鹰旗就被从城市各处降下,取而代之的是盟军的蓝底白鹰旗。

但是占领这座城市并不是结束,恰恰相反,一切才刚刚开始。

夏尔·米勒是个热衷于身先士卒地带头进攻的前线指挥官,因此,在城门被打开之后,他率领着装甲部队一马当先地冲进了基辅罗斯。

出乎他意料的是,尽管乌萨斯军警已经基本上停止了抵抗,但城内的混乱却并没有结束,当他进入城市的时候,城内的战斗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是感染者游击队!

迅速扩充的感染者游击队员,无不是对乌萨斯残酷的歧视政策和严刑峻法有着切齿之恨的受害者。对于他们来说,对感染者抱着“井水不犯河水”态度的乡下村民也就算了,这些移动城市中的乌萨斯市民往往是对于歧视感染者最热衷的一部分人,也是感染者隔离政策的主要支持者。

在占领城市的过程中,受到了一部分市民并不友好的眼神甚至是辱骂的感染者游击队员终于到了一种忍无可忍的地步——在乌萨斯统治下时,这些人的歧视还勉强可以被解释为人云亦云,但现在,得到解放的感染者仍然要受这种气吗?绝不!

起初是游击队员针对歧视者的报复,但一切很快就迅速扩大成了感染者们对于乌萨斯市民的全面清算。掌握了武装的感染者游击队在最初阶段可以说是大开杀戒,但乌萨斯市民们也并非坐以待毙之辈,武德充沛的乌萨斯人迅速陷入了感染者和非感染者的大战之中。

一些身强体壮、具有战斗能力的市民组成了自卫武装,同游击队展开了激烈交战。在巷战之中,即使游击队员装备了火箭背包和自动枪械,也不能轻易地消除市民造成的威胁。弓弩、刀剑和源石技艺成了致命武力,一些市民更是缴获了被杀死的游击队掉落的武器与感染者展开了交火。

被激怒的感染者武装人员在抵抗压力之下,变得更加无所顾忌,一些游击队员甚至冲进了乌萨斯的学校设施,对乌萨斯学生痛下杀手。当面色铁青的米勒叫住一队感染者,质问他们为什么城内一团混乱时,这些游击队员毫不退让地回答:

“这就算是混乱吗,中校?你知不知道乌萨斯军人冲进感染者营地的时候,对感染者做过些什么?你知道这些市民曾经怎样对待贫困潦倒的感染者吗?你知道我们曾经是怎么被这里的人赶出家园,被迫在荒原上流浪,在矿场里像牲口一样的被对待的吗?我们只是在让他们为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代价,他们的土地上该流下些他们的血了!”

“那为什么我接到报告说学校里也在交火?”米勒对他吼道,“你们连孩子都不愿意放过吗?这算什么复仇?”

“米勒中校,您听着,乌萨斯曾经残忍的杀害了至少600万感染者,在乌萨斯帝国的刽子手残害这些可怜人的时候,他们从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孩子。”游击队员眼含热泪,“既然乌萨斯帝国做出过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不会忘记,绝对不会!为了公平,就是再杀死他们600万人,我们也绝不会为他们而哀悼的!”

“你们……简直是土匪!屠夫!”米勒的手都已经开始哆嗦了,听着这些游击队员的控诉,他无法感同身受,只觉得残忍至极,“我命令你们立刻撤出城市!马上!现在开始城市由法兰西军队接管,听见没有?”

“我们拒绝,”游击队员们见法军坦克上的机枪都朝向自己,同样举枪回敬,“我们只是在执行我们应得的权利,叫乌萨斯血债血偿的权利!我们只需要这个而已!”

“那你们就不再是我的盟友,而是我的敌人!”米勒进行了最后的威胁,“如果你和你的同伙不立刻停止这场屠杀,那我就要命令我的士兵们开火了!”

“那你就开火吧,感染者是杀不完的,正义也是杀不完的!”游击队员举起了手,开始由源石技艺凝结火球,“如果你和那些冷漠无情的乌萨斯人站在同一边,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你和他们并没什么区别,刽子手!”

“开火!”

令人瞠目结舌的事变发生在了基辅罗斯——在自称为“盟军”的反乌萨斯部队进入城市之后,先是发生了感染者游击队针对乌萨斯市民的大屠杀,继而是盟军中自称“法兰西军队”的武装对陷入失控状态的感染者游击队发动了全面清剿。当整座移动城市再次重归平静,摆在米勒面前的是一座几乎化为废墟的城市,以及目力所及之处无数的尸体。

在这场战役中,法军第一次出现了伤亡:装备了盟军武装的游击队在反抗过程中打死打伤了许多法军士兵,以至于米勒不得不将一些大致完成训练的乌萨斯新兵拉上战场,同这些游击队交火。

不过,不管怎么样,在两天的激战之后,整座城市还是最终归于平静,出人意料的是,在这场闹剧之后,幸存下来的基辅罗斯市民仿佛忘记了正是法军和游击队一同攻下了这座城市,反而将米勒视为“阻止大屠杀的救世主”,热烈地拥戴他成为了基辅罗斯的统治者。

在这场战斗之后,许多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乌萨斯市民选择了加入法军,法军的实力得到了空前的扩充。同时,也许是因为展现出的铁腕做法,基辅罗斯市重建秩序的进程格外顺利,在清理掉了尸体的城市市政厅废墟前,从乌萨斯市民中选出的代表一致推举夏尔·米勒成为新成立的“乌萨斯国民共和国”的临时大统领。

但还不等米勒为自己平定了这次危机,并且获得了乌萨斯人的支持而松一口气,进一步的麻烦便找上门来:雪怪的公主,冻原游击队的二号人物霜星,在这个新共和国成立仪式还没来得及结束的时候就带着她的亲卫队冲进了会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站在台上的米勒高声叫道:

“你这个叛徒、魔鬼、刽子手!你对我的同志们做了什么?阿巴库姆哪里去了?”

“霜星小姐,你稍微冷静一下,”米勒试着向她解释发生的事,“进入基辅罗斯的游击队发生了一些……失控行为,他们杀害平民,甚至是屠杀学校,我们迫不得已才采取了断然措施……”

“我没在问你为什么,我在问你你把我的朋友们弄哪去了!”尽管周围的市民一片嘘声甚至是怒骂,但霜星仍然毫不退让地厉声质问,“米勒中校,你明白你做了什么吗?”

阿巴库姆是一个冻原游击队时期就参加进来的老牌游击队员,与霜星、爱国者等人都十分熟悉,他在游击队的扩充过程中主动请缨自己去当起了新人们的队长……

他就是那个向米勒高声呐喊“再杀死600万乌萨斯人”的游击队员。

“霜星,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眼见周围的乌萨斯市民也情绪激动,甚至有人开始高喊“感染者滚出去”之类的口号,米勒敲着演讲台大声说道,“那些感染者在对无辜平民大开杀戒,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难不成我要袖手旁观,看着他们杀人吗?”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他们不过是些被乌萨斯的暴政压垮的可怜人,而你却和乌萨斯一起杀害了他们!”即便已经开始有参加仪式的观众向雪怪小队投掷杂物,但霜星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怒视着米勒,“现在,他们的血都还没有干透,你就已经准备戴上乌萨斯的皇冠了吗?”

“我是在维护人道!”米勒大声反驳,“用滥杀无辜来复仇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仇恨越来越深!游击队应当保持克制,但他们没有,那么我别无选择!而且我也并不打算戴什么皇冠,我只是希望代表人民的选择!”

有了米勒带头,周围的乌萨斯市民对于雪怪小队更加敌视,怒骂声和投掷杂物的行为越来越多,而霜星已经怒极反笑。

“人民的选择……哈哈哈,好一个人民的选择,在你眼里,谁是人民,谁来选择?”一块不知道哪里来的砖头砸中了她,雪白的头发上染上了血色,但霜星完全不为所动,“米勒中校,我后悔了,我曾经因为你不歧视感染者而把你当成我们的朋友,但现在我明白了,你也不过是一个伪善者——你在乎的只是你自己的名声和权力,你从来都不是我们的朋友!”

周围的温度开始迅速下降,地面开始结冰,她发动了自己的源石技艺!

异常的超低温之下,感到恐惧的乌萨斯市民开始四散而逃。而就在这时,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在了会场,爱国者大尉从后面走了出来。

他慢慢走到了霜星和米勒之间,在停顿片刻后,爱国者抽出了他那把巨戟,然后,转向了满脸愤怒的霜星。

“叶莲娜,米勒中校是对的……滥杀无辜解决不了问题。”虽然爱国者的嗓子经过治疗,现在说话不那么磕磕巴巴的了,但语速仍旧不快,“仇恨……不应该再延续下去了,应该保持克制,即使这很困难。”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霜星的震惊溢于言表,“他杀了多少游击队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那是人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但他们滥杀无辜,他们破坏了和平。”爱国者平静的说,“我不会支持他们,就好像不会支持乌萨斯军队滥杀无辜一样——尽管他们曾经是我的战友。”

“滥杀无辜?他们为什么滥杀无辜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他们有多少人是被乌萨斯军队,警察甚至是普通的乌萨斯人害得家破人亡,害得疾病缠身,难道你不明白吗?”霜星已经愤怒到开始发抖,“冷静,你让我拿什么冷静?爸爸,难道感染者的血就要这么白流了吗?”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以大局为重。”爱国者尽管沉默了好一会,但还是轻微摇摇头,“比起……流更多的血,更重要的是,现在结束这一切。”

“……求求你了,爸爸,让开,我不想对你动手。”霜星哽咽了,她没有想到爱国者居然会如此坚决地阻拦自己,“我只想要让那个杀人犯付出代价,就只有这样……求你了。”

“不,”爱国者的拒绝击碎了她最后一点希望,“我不能……违背原则。”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霜星发出了绝望的喊声,几乎险些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好,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雪怪小队,我们走!”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李民洋黄暖冬 神级科研系统 地球饲养员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