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功成不必在我(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几十个人?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们已经整整搭进去一个中队了,而另一个中队正在被他们一边倒的屠杀,你告诉我他们只有几十个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汉密尔顿上校对着正在向他汇报前线战况的属下大声咆哮着,唾沫喷了对方一脸。

“长官,对方有着非常恐怖的战斗力,我们甚至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们发起反击。他们的重装士兵不但有恐怖的防御力,还能使用一种威力巨大、射程惊人的电弧源石技艺,我们的重装部队根本无法抵挡。他们还有大量铳械和连装火炮,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法抵挡他们的火力。”

眼见汉密尔顿大发脾气,下属急忙解释:“而且,我们的许多增援部队未能正确抵达预定位置就神秘失踪,我们与城内的重要部门的电话通讯,和我们所有的无线电通讯都要么中断,要么遭到干扰。我们认为敌人很可能有更多部队早已渗透进城内,并正在从四面八方暗中偷袭我们!”

“我不要你们的理由,我现在想知道是什么人在袭击我们,乌萨斯?哥伦比亚?莱塔尼亚?还是什么该死的叛军?”汉密尔顿敲着桌子,“敌人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至少是大国的精锐部队的水准,他们绝不是什么土匪或者极端武装分子!”

“但他们已经侵入了城防工事区域,我们的城防火炮无法发挥作用,正面对抗又不是他们的对手。上校,也许我们应该开始准备撤离小丘郡,向伦蒂尼姆请求支援……”

“你是说就这么像个懦夫一样逃跑?绝不!”汉密尔顿上校继续咆哮着,“现在,叫我的亲卫队全部集结,电话线不是断了吗,我们直接一路打到中央控制室去,然后让小丘郡向伦蒂尼姆靠拢!只要我们得到伦蒂尼姆的精锐部队的支援,形势一定会好起来的!”

“是,长官。”副官向他敬了个礼,退了下去,而汉密尔顿上校则看着地图,眉头紧皱地继续思考着。

会是谁在进攻小丘郡?他实在是想不通,小丘郡地处维多利亚王国腹地,除了独立城邦汐斯塔之外,远离其他大部分大国,其他国家除非脑袋坏了,才会舍近求远的先来袭击这个距离伦蒂尼姆并不远,但又没有什么工业能力的中小城市。

那么,会是内部叛军吗?小丘郡作为旧塔拉王国的心脏,塔拉人的势力确实不小,而且近些年由于维多利亚王国当权者的蓄意压迫,塔拉人和维多利亚人的关系也确实越发紧张,但塔拉人能够组织起这样精锐的军队吗?他绝不相信。

不论如何,既然小丘郡驻军没有能力坚守阵地,那么他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将小丘郡向伦蒂尼姆方向靠拢的话,即便无线电通讯被干扰,也一定能让伦蒂尼姆意识到这里发生了不寻常的情况……

“上校,亲卫队已经集结完毕,是否出发?”副官回来向他请示。

“出发,我倒要看看,这些不知道哪来的家伙还有什么手段。”汉密尔顿上校拿起放在桌上的军帽戴在头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要给我死守住城防火炮,绝不能叫这些入侵者占据城防火炮和弹药库。如果真的守不住,炸毁它们也不能落到敌人手里,明白吗?”

“是!”副官向他敬礼,“定不辱命!”

——————————————

“领袖,城墙,城防区域真的在激烈交战!有不明部队正在与维多利亚守军激烈交火,铳械射击的声音都连成一片了!”

尽管爱布拉娜还对丹尼尔的说法半信半疑,但很快,就有深池的军官急匆匆地前来向她汇报发生在小丘郡城墙地带的激战。

“好了,我知道了,先命令我们的人,做好战斗准备,但是不要轻举妄动,准备听我的指挥。”

爱布拉娜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保持了镇定,在对冲进来的属下安排了任务之后,重新转向老神在在地站在那边的丹尼尔。

“丹尼尔先生,请原谅我刚才的怀疑,但我现在有些好奇,您到底是什么人?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其他任何一个大国的军人,你的外貌与任何一种种族都不同,其他国家的军队也不可能长途奔袭维多利亚腹地而不被发现……”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真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丹尼尔无奈摊手,“但我不是只有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我们是一整支军队,我们就是我所讲过的故事中的德国军队。您现在愿意相信了吗?”

“我……这下也没法不信了。”爱布拉娜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心绪不宁。这支几乎是从天而降的军队打破了她对于未来的一切算计和考量。她想过背刺沃里克伯爵,她想过将小丘郡作为自己的一个踏板,并在将来入主伦蒂尼姆,代表德拉克再一次重夺维多利亚的王冠……但现在一切都被这个来自异世界的不速之客打乱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爱布拉娜如同梦呓一般地下意识问道,“你想统治维多利亚吗?”

“我觉得你们深池的人真的很不擅长听别人说话,我已经重复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压根就没有任何兴趣统治你们,我只对一件事感兴趣——那就是伸张正义。”丹尼尔耐着性子又重申了一遍。

“伸张正义……谁的正义?”

“所有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杀人的要被杀,害人的要被害。我从来都不相信恶人能被感化,我只要他们付出代价。”丹尼尔昂起头,“但我现在更想听听你的想法,如果没有我,你希望你和你的‘深池’成为什么?你会带领塔拉人去赢得自由吗?”

“我……”爱布拉娜停顿了一下,转移了话题,“等等,也就是说,你真的制造了巴斯村惨案?难道你要把小丘郡也杀到人头滚滚吗?”

“我希望小丘郡的维多利亚人最好有为自己辩解的理由。”丹尼尔也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表情不安的拉芙希妮,“我个人其实是不太想把弹药浪费在枪决罪人上的,但在我们的世界,有句话说得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他重新转向爱布拉娜:“所以,如果有必要,我不介意杀到血流成河,只有让作恶的人品尝到了等量的代价,才能让所有人明白他们犯下了怎样的罪,才能震慑后来者,你觉得呢?”

“……说实话,丹尼尔先生,我所受到的教育向来是告诉我,要有远见,要谨慎,要精于权谋。”爱布拉娜看了看自己的法杖,“像你这样直白的表达,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也许有许多塔拉人也像你这么想过……但我们都担心,我们还没有能力完全把整个维多利亚踩在脚下。”

“我会改变这一切,但现在是你们做选择的时候了。”丹尼尔抱起胳膊,“跟随我,引领我,或者从我面前滚开——你会怎么选,深池的领袖?”

“领袖,沃里克伯爵的信使赶过来了,他询问我们现在小丘郡是不是深池的部队在行动。”一个深池干部急匆匆地走进来,甚至来不及考虑避开丹尼尔这个外人了,“我们该怎么回答他?”

“……”

爱布拉娜看着站在那里的丹尼尔,知道现在已经到了自己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

性格软弱,缺乏决断力的拉芙希妮从来都不明白怎样做才是对的,她只关心塔拉人的将来会不会更好;阿赫茉妮毫不掩饰自己的维多利亚官方背景,但她更像是一个赌徒,会把自己的赌注压在任何一个她所看好的野心家身上;蔓德拉是个满腔怒火却又不谙世事的孩子,她迫切地寻求着对维多利亚人的复仇;沃里克伯爵将自己作为一个花瓶,一个号令塔拉人的权杖……

而自己一直在试图将所有这些人变成自己脚下的台阶,从自己的父母死于维多利亚人之手后,她在心里发誓要让维多利亚付出代价。怎么获得能让维多利亚人都折服的力量?在她的认知之中,在父母和公爵的口中,她所知道的唯一路径就是权力,但是丹尼尔似乎指出了另一条路,抵抗的关键不在于权力……而在于抵抗本身。

一个民族正等待着一个有人带领他们发出怒吼,他们已经沉寂了太久了。

“深池,是塔拉人的深池,而不是某一个公爵的打手。”爱布拉娜站起身,属于领袖的气质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脸上,“回答沃里克公爵,在一些可靠的朋友支持下,深池将对维多利亚立即发起全面斗争,如果他仍然记得自己是一个塔拉人,就与我们站在一起。”

“……是!”尽管惊讶于向来对沃里克公爵表现得十分顺从的领袖突然变得异常强硬,但这个深池军官还是立刻转身走了出去,准备向沃里克公爵的使者传递深池的态度,而听到爱布拉娜的表态,原本留在门口的阿赫茉妮与蔓德拉也走了进来,神色各异地看着她。

“阿赫茉妮,威灵顿公爵也许会对现在的情况感到困惑,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再由他做主了。”看着少见地两眼大睁的阿赫茉妮,爱布拉娜平静地对她说道,“但我不打算了解威灵顿公爵的想法,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如果我将成为塔拉人的领袖,而不是维多利亚之王,你仍然愿意跟从我吗?”

“我不认为维多利亚会容忍一个独立的塔拉国家存在。”阿赫茉妮轻轻摇头,“即使这条路很可能通向毁灭,你也要走上它吗?”

“对于塔拉人来说,也许这个选项会更好理解一些,”爱布拉娜回答,“要么继续忍受下去,直到一个新王稍稍把自己的地位提高一些,但维多利亚加诸于塔拉人头上的歧视可能需要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才会完全消失,而且,这个新王也有可能会因为权力的制约,无法全心全意地站在塔拉人一边——要么就立刻开始战斗,为了自己能作为一个完整的人,一直战斗到完全胜利。”

“我没想到,本来已经稳步进行的计划居然会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变成这个样子。”阿赫茉妮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带着一种奇怪的轻松表情站在一旁的丹尼尔,显得有些震惊,“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外来者,这个异界人所规划的未来里甚至没有德拉克的位置?即便塔拉人确实打退了维多利亚军,他们的解放也与德拉克无关,那时德拉克的血脉将再也不能重新戴上皇冠了!”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爱布拉娜的枪杖燃起紫色的火焰,在这一刻,她似乎找回了自己在过去的某一时刻曾经奔涌过的那种热血,“丹尼尔先生,我明白你之前所说的一些话的意思了,现在我可以回答你,是的,我不仅是德拉克,我也是一个塔拉人。”

“领袖,我们要和维多利亚开战了吗?”蔓德拉兴奋地问,“我可以参加吗?”

“……你已经是个熟练的术士了,蔓德拉,如果你一定要参加战斗的话,当然可以,但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要冲动,冲动是你最大的弱点。”爱布拉娜点点头,然后重新转向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阿赫茉妮,“至于你,阿赫茉妮,我仍然在等你的回答:你站在哪一边?”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曾经问过您一个问题,领袖。”阿赫茉妮露出一个有些复杂的笑容,“既然生的终点注定是死,秩序无论重建多少回都必然崩溃,那走在路上的人们,是如何忍受一次又一次无谓的选择的呢?

而你......你向我伸出了手。你让我看见了本该寂灭的魂灵在死之后仍能跃动。自那以后,我就一直想亲眼看一看,在火烧穿一切之后,这片大地会是什么样貌。”

她看了一眼丹尼尔。

“现在,在我面前的火燃烧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外来的火种将微小的营火变成了燎原野火,那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看着这火焰最后会怎样把一切燃烧殆尽呢?”

“哈,阿赫茉妮,你还是那么贪心。”紫色的德拉克笑了笑,“你现在仍然觉得我们需要铁公爵的支持吗?”

“实话实说,如果是之前的深池,大公爵的军队能轻松地将你们连同移动城市整个碾平,就算你们能夺下整个小丘郡也不行。”阿赫茉妮的尾巴摇了摇,“但是我现在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可能性……我希望这位丹尼尔先生不会叫我失望。”

“那就继续跟从我吧,阿赫茉妮。”爱布拉娜向前走了两步,挽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脆像往常一样原地自闭的拉芙希妮的手,“还有拉芙希妮,我的妹妹,让我们一起去把维多利亚,烧成灰!”

在深池的领袖重燃热血的时候,丹尼尔忽然感觉口袋里的通讯器一阵抖动,他拿出通讯器,接通了通讯:“一排长,我不是说了不要主动联系我吗?”

“不好意思,连长,但我们逮到一条大鱼,我们认为有必要告诉您一声。”一排长的声音有些模糊,虽然已经使用了长波通讯,但泰拉的源石干扰仍然严重,“我们在移动城市的中枢控制塔附近埋伏到了小丘郡的驻军最高长官,我想,现在可以宣告守军的抵抗即将解除了。”

“干得好,不过,不要高兴的太早,在这座城市里有许多维多利亚贵族拥有私兵,相比起他们,城防部队还只是小鱼小虾。”丹尼尔回答,

“现在我发布下一阶段的命令:消灭城防部队,一个不留,我们没有时间俘虏他们!让MCV在城内展开,将军方和维多利亚政府的所有资源都给我搜刮干净,依托城防工事建设我们的防御体系。塔拉人的抵抗组织已经同意与我们合作,我希望当反动力量组织反扑的时候,他们将会面对一支不可战胜的军队!”

“是,丹尼尔同志。”一排长那边大声回答,“为了胜利!”

“为了胜利。”丹尼尔回答,这是德军从游击队时代传承下来的问候口号,“前进!”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李民洋黄暖冬 叶宁罗舞苏倾城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神级科研系统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地球饲养员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