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08 唯有浴血,才能推动历史的车轮

008 唯有浴血,才能推动历史的车轮(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小丘郡……一座较小的移动城市?好,大爷,你还能告诉我一些更详细的东西吗?”

从一个胳膊上长着晶簇的农民口中,丹尼尔得知了前方城市的名字。那个农民在未被感染的时候,曾经偶然有一次前往那座移动城市售卖自己的收获——那是一座不大的小城市,而且当地有很多贫困潦倒的塔拉人,但再怎么说也是座城市。

“塔拉人?”丹尼尔对这个名词皱起了眉毛,“塔拉人是什么?”

“王国的一个少数民族……很多人都讨厌他们,就连我年轻的时候也一样。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一个笑话,我们这些感染者在被歧视的问题上处在比塔拉人更低的位置。”

“受歧视的少数民族……嗯,谢谢你,大爷,这情报很有用。”丹尼尔在笔记本上做了一些记录,忽然,他想起什么,“对了,大爷,塔拉人有他们特有的语言吗?”

“有的,有的……但是我是不会说,他们的语言很拗口,大部分词句和维多利亚语相差甚远。”坐在座位上的老农点点头,使劲回想着,“比如说……他们说早上好的时候就是‘Madainnmhath’……什么的,其他的我记不住了。”

“Thasinnacòmdadhairsonnah-sluaighagainnagusanfearannseoriteachd!”丹尼尔想了想,吐出一串不知名的晦涩语言,“他们说话听起来是这样的吗?”

“是的,就是这个味道!”老农使劲点点头,“大人,您也会说塔拉语?”

“大爷,我都说了不要叫我大人……叫我丹尼尔就行,我是人民的孩子,也就是你们的孩子,永远都是。”丹尼尔不厌其烦地摇摇头,纠正着对方的称呼,“至于你所说的塔拉语……是的,我会一点,我曾经帮助过一群……你就当是塔拉人吧,我那时候学会的。好了,大爷,您先休息吧,这一路颠簸让你们受苦了,也许很快我们就能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让你们休息一下。”

结束了和感染者老农的对话,丹尼尔走出舱室,正好看到塞巴斯蒂安就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看着他。丹尼尔看了看他,正要绕开他走开,塞巴斯蒂安便主动开口说道: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会说盖尔语,丹尼尔同志。”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塞巴斯蒂安。”丹尼尔板着一张脸,“在游击队的那些日子里,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之中有最卑劣的德国人,也有最高尚的英国人——但我仍然愿意为了我们的复仇事业流干最后一滴血,这就是我要说的了。”

就在丹尼尔拨开塞巴斯蒂安的肩膀,准备离开的时候,塞巴斯蒂安对着他的背影说:“丹尼尔,我知道你是个不喜欢接受别人道歉的人,所以我只是想对你说两句话:第一,尽管去做你的事吧,将来上级要枪毙就让他连我一起毙。第二,我也是一个德国人。”

“……你又不懂了,其实我是个纯粹正宗的希伯来人。”沉默了一会之后,丹尼尔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过身,“即便联合游击队组织的前身中,曾经有些人在一战以后参加过排挤我们的种族主义运动,但我和我的许多同族同胞还是加入了它,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没有什么比共同的仇恨更能塑造一个民族,塞巴斯蒂安。”丹尼尔昂起头,“50年的血泪凝结成了统一而伟大的新德意志人,我们有着同样的记忆,祖先的血统又能代表的了什么呢?而现在,我要在这里再造一个同样伟大的族群——你愿意加入吗?”

“也许我没有想那么长远”塞巴斯蒂安摇了摇头,不过继续说道,“我只是不想再看着弱者继续饱受苦难,我……我们应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是这么想的。”

“那你还等什么呢,”丹尼尔对他比了个游击队时代的敬礼,“走吧,施坦因纳同志——让我们去把这个该死的世界烧成灰!”

——————————————

“举枪——瞄准——开火——很好!再来一轮!”

在冻原游击队接受着他们过去并没怎么接触过的铳械——或者用这些异世界人的话说,突击步枪的使用训练的同时,米勒中校也在向霜星和爱国者努力了解着乌萨斯乃至于泰拉的大致现状。

当最初听到源石和源石技艺的存在时,米勒中校还是很惊奇的——这种奇特的放射性矿物竟然能让人拥有某种“超能力”,甚至是像霜星那样发生了生理上的大幅度转变,这几乎打破了米勒那本来就不多的科学观念。

不过在军医对游击队员们进行检查之后,这种惊奇就转而变成了他对这些人的肃然起敬了,因为根据检查结果,这些感染者体内都出现了大范围的源石结晶析出现象。这意味着什么呢?想象一下,仅仅是圆滑的胆结石都足以让患者痛不欲生,而这些感染者……他们的体内到处都零散分布着棱角分明甚至是锋利的源石结晶。

“霜星小姐,爱国者大尉,你们必须接受系统的血液透析和手术治疗,恕我直言……以你们体内的这种所谓‘源石’的含量,如果是放在我们的人身上,可能根本坚持不了一天就会死。”在拿到军医的检查单以后,米勒几乎是立刻找到了正抱着几本他从电脑里打印出来的战略战术资料看的两个游击队领袖,“你们难道没有痛觉吗?特别是你,爱国者大尉,你知不知道你的气管都出现了严重的结晶化?”

“萨卡兹……天生易感……源石病……我已习惯。”爱国者不紧不慢地回答,“源石病……无法治愈……不必……浪费力气。”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也许无法治愈,毕竟我们现在只有营一级的医务人员和战地医院的医疗设备。但我们至少可以试着缓解你们的病症,不让你们因为这种结石症状的进一步恶化而突然出现生命危险!”米勒实在有些着急地说,“将来,等我们用MCV制造出一些更高科技的治疗手段以后,你们的病也不是不可能治愈的,但你们首先得活到那个时候!”

“我们不值得你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拯救,中校先生。”霜星摇摇头,“也许是泰拉人的体质比你们更强,总之,我们身上的病痛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至少我们应该还足以活到这场抗争得到一个结果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不论是胜是败,我们能把这条命用在为感染者而战上面,这就够了。”

“我不管你们值得不值得,现在,就当是我们交易的一部分吧——为了我在你们和你们的人身上投入的宝贵成本不会中途打水漂,你们两个给我统统去医务室报到!”米勒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两个人别扭的说话方式,直接指着门口说,“治好了再给我回来看书,我们不缺那点医疗资源!”

爱国者还一副屁股生根的样子坐在那里不动,不过霜星倒是不好意思的笑笑,站起身来。看起来她早就习惯了这个老温迪戈的臭脾气,直接上手用力拉了拉他的胳膊:“喂,走了,老顽固,快去看医生,你没听到人家的话吗?”

“我不需要……”

“我觉得你需要!要是你能好好说话你知道能省我们多少事吗?”霜星用的力气更大了一些,以至于连兔耳朵都下意识地别到脑后去了,“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难不成还要求着你去看病吗?你能不能稍微在乎下别人的感觉?”

“我……”

“你不就是对别人不信任吗?你看看他们的那些家伙,人家要是想弄死你早就弄死多少回了,你怎么就不能脑子转转弯?”霜星接着抱怨,“你难道就那么想自己先走一步然后让我们对着你哭吗?我会伤心的,我真的会很伤心的!”

“……好……吧。”也许是霜星可怜巴巴的劝说终于起了作用,爱国者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慢慢跟着她往外走去。

而在推着爱国者走出门的同时,霜星向米勒中校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来。

米勒则对他们微笑着挥挥手,在两人消失在视线里之后,他转身移步作战室,这里已经重新变得繁忙起来。

在获得了足够多关于泰拉本地的信息之后,营参谋部开始加班加点的运转,一边研究法军堡垒目前所处位置周边的形势,以及法军可以进行的动作,一边制定未来的长期计划,试图确定盟军可以在泰拉大陆上取得一个怎样的地位。

在泰拉大陆的粗略草图上,参谋们一边考虑着各国之间的关系,统计各国军队实力,一边筹算着法军需要多久才能武装起一支足够自保的力量,挑战这一国际秩序。经过工兵加强后的无线电天线现在已经能让法军,与目前位于不远处的卡西米尔的英军取得比较稳定的联络。虽然米勒并不怎么喜欢那些眼高于顶的英国佬,但现在,显然唯有双方联合起来,像世界大战那时一样,盟军通力合作,才能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取得立足之地。

“中校,经过对堡垒内部仓库的清点,我们目前的步兵武器存量十分充足,足以再武装起一个整装步兵团,还能留不少用于后备。”一看到他过来,副官便走上前向他报告起了目前的情况,

“在重武器方面,重机枪和反坦克火箭筒、肩扛式防空导弹我们是不缺的,但是我们目前缺乏重型火炮,也没有任何装甲车辆,只有四辆吉普车和十辆自行车,堡垒顶端平台上还用油毡盖着一架夜鹰直升机,看起来是原本堡垒守军用于日常交通的。仓库里倒是停放着一台MCV,但是我们的油料储存现在全都被优先用于维持堡垒电力供应,如果把油料加注给MCV,我们将会在一周之内完全断电。”

“不要抠抠索索的,我已经问了,这个世界的主要能源正是那种‘源石’,虽然我们不太清楚原理,但是如果我们能从本地人手里弄到源石发电机,那么破解其结构并且进行大规模仿制肯定不难。”米勒站在地图桌边,对向他敬礼的参谋们回礼之后,看着桌上的地图,“关键是我们和当地官方势力的初次接触,到底是暴力的,还是和平的,关于这一点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们讨论了很久,中校,经过谨慎的权衡利弊之后,我们认为第一波接触必须要和他们好好打一仗。”首席参谋向他报告道。

“哦?说说你的理由。”米勒中校看着他,“我们打这一仗的利弊何在?”

“平心而论,我们现在的实力很弱。但是,经过我们询问那些游击队员,这个世界的战争方式似乎还停留在一个比较古老的状态,由于他们的技术和生产方式制约,热武器非常昂贵,部队的机动性和后勤能力也都非常糟糕。这就给了我们一个代差优势,我们能够充分运用现代战争的思维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首席参谋解释道,

“如果我们与那所谓的‘乌萨斯帝国’进行和平接触,他们派来的使节人员很容易就能看穿我们现在外强中干的状态,从而使这个显而易见的军国主义国家对我们发动全面战争,靠着消耗战堆死我们。但是,如果我们主动出击,我们的先进战术和全面普及的枪支就能有效吓阻他们的决策制定者,迫使他们将我们作为一个强国来谨慎看待,为我们争取宝贵的发展时间。”

“听起来有道理,”米勒中校点点头,“但是不管怎么说光我们这么点部队是不够的,别忘了他们还有那种叫做源石技艺的东西,那东西……有时候可能比装甲部队还致命。”

“我们充分考虑了这个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借助本地人的力量,借力打力。”另一个参谋连忙回答道,“乌萨斯帝国的统治并不稳固,冻原游击队只是一个表象,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像这样的抵抗组织和对乌萨斯帝国心怀不满的人还有很多,如果我们能领导他们,给他们帮助,那么我们就能掀起乌萨斯无法熄灭的大起义。”

“现在的乌萨斯就像是二月革命前的沙俄,不过是一栋摇摇欲坠的破房子罢了。”首席参谋补充道,“只要我们踢上一脚,整座房子就会倒塌,到那时候,一片混乱的乌萨斯正是我们的用武之地。如果我们能取得较多派系的支持,甚至完全有可能建立一个以我们为核心的新共和国。”

“就这么办,你们和英国人商量一下,如果有可能,让他们向我们靠拢,如果不方便,那么就让他们参考我们的方案,准备推翻卡西米尔。”米勒中校在地图上点了点,“这些腐朽落后的政权留着除了作恶就是给我们带来麻烦,那就让我们带给这些土著人自由吧。”

“但是营长,我还有一个问题。”副官皱着眉毛问,“那些游击队,他们虽然战斗力确实不差,但我们认为这些人实际上是乌萨斯的爱国主义者。万一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怎么办?”

“东方有一句老话,叫如果你想要一匹能行千里的战马,就要先用一吨黄金去买战马的尸骨。”米勒中校不假思索地回答,“不管将来怎样,至少现在,他们是我们在乌萨斯的一个活广告。只要我们愿意支持他们,其他反乌萨斯帝国的势力自然也会向我们寻求帮助,等我们的力量发展壮大,也就不需要担心一两支小部队的忠诚问题了——

好了,小伙子们,行动起来,今天的法兰西是从大革命的烈火中诞生的,我们也应该有让这腐朽的乌萨斯皇冠跌落的觉悟!干吧!”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叶宁罗舞苏倾城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地球饲养员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神级科研系统 吞灵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