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06 压迫者之血即将染红维多利亚

006 压迫者之血即将染红维多利亚(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和冻原游击队达成合作,甚至是全面支持,这其实确实让和游击队真刀真枪的干过仗的米勒中校心里多少有点别扭。不过,他这也属实是无奈之举:他就是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如果贸然去和乌萨斯那听起来就很有封建暴政的美的帝国官方接触,会变成什么样子。盟军确实不喜欢总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平民游击队,但跟乌萨斯一比,游击队都看着让人顺眼了不知多少。

“为了庆祝我们双方的合作……我看干脆在这堡垒里办个聚会庆祝好了。”米勒向着霜星和爱国者提议,“虽然我们手里的食品也就是些军需储备,但还是要有点仪式感嘛。”

——————————————

丹尼尔连长并不清楚此时此刻在遥远的乌萨斯发生了些什么事,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没法立刻赶过去跟他最讨厌的法国人决一死战——因为他的部队刚刚攻占了一个小小的贵族庄园,现在正把被捆的跟粽子一样的贵族和他们的仆人从里面挨个扔出来。

“老实点,站好!再乱动有你好看的!”

一个德军伞兵用枪指着正不安分地扭动着的那个长着猫耳朵的贵族。当伞兵们的微声冲锋枪放倒庄园的守卫们时,由于完全没有泰拉本地所使用的源石铳的那种法术反应,所以直到伞兵们冲进院子,庄园里开始混乱起来,他才意识到刚才听见的那一阵并不响亮的枪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作为一个封地在乡下的小贵族,他的宅邸本来也不大,德军迅速冲进了宅子里,他甚至来不及用源石通讯器向附近的移动城市发出求救就束手就擒——当然他就是发出信号也没时间救下自己就对了。

当他被押出院子的时候,恰好看见自己的大女儿衣衫不整,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地被从房间里押出来,还以为这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武装分子对她做了点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并强烈抗议起来,然后他自己的脸上也多了两块青紫:因为他也被几个伞兵摁在地上打了一顿。

“我们在这里唯一的伤亡,就是那个贵族小姐制造的。”当丹尼尔向战士们问起这俩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挨打的时候,一个班长相当不爽的吐了口唾沫。

“你当时没在场,没看到当时那情形,我真没想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是有魔法这种扯淡玩意的。我们刚冲进去,那个小姑娘就拿着那老大一根法杖,凭空发出一个冰锥把海因茨扎了个对穿。如果不是有防弹插板,我们起码得被像烤串一样被穿透五六个人。”

“那你们是怎么逮住她的?”丹尼尔问。

“她看样子并不是什么熟手,被子弹射中一边胳膊以后就没法再发射她那魔法冰锥了,我想这种魔法大概是需要集中精神才能发出来的。”那个班长说,“但是我们逮住她以后,试图给她做紧急包扎的时候,她不但不领情,还对我们的军医拳打脚踢,我们班那几个人担心她还有什么后手,就用拳头教训了她一下。我想这种情况应该不算虐待俘虏……对吧。”

“……下不为例。”站在一边的塞巴斯蒂安耸耸肩,“这次算你们不熟悉情况,下次不准再对俘虏动手了。”

“那个什么法杖,你们放哪了?”丹尼尔则显然对贵族毫无同情,而是对班长提到的那个“法杖”更感兴趣,“你们试过吗,那东西是什么原理?”

“先跟其他缴获的东西放在一起了,之后我们再和其他一些东西一起研究。不单是法杖,我们发现了很多理论上应该是工业革命时代以后才有的电气设备,但是它们的动力源和作用原理都让人疑惑。”伞兵班长耸耸肩,“至于法杖,我不太好说,我们拿着试了试……感觉好像有点奇怪,但是也许是不得要领吧,反正我们没人能放出魔法来。”

“真是怪事。”塞巴斯蒂安摇了摇头,“先是半猫人,然后是魔法……后面还会有什么,喷火龙吗?”

“我们发现了几个装得相当满的大型筒仓,看来这个‘男爵’的存粮显然是非常可观的。”班长顺着缴获的事接着说道,“除了装满粮食的筒仓,我们把庄园里的各种武器、铠甲之类东西和一些没什么用的大件金属物品、仓库里存着的一些金属原料都已经运了出去,准备塞进MCV的进料口,应该足够让我们制造一些武器装备以备不测。此外,我们还从宅子里搜出大量黄金、宝石和多种现钞。奇怪的是那些现钞我们全都不认识,虽然数字和阿拉伯数字没什么区别,但是上面写的文字和使用的图案都是我们没见过的。我拿了几张当做样例,你看一下。”

接过班长从口袋里拿出的用纸袋装着的几张颜色不一的钞票,塞巴斯蒂安和丹尼尔看了看,也没什么头绪。

“但他们说话我们能听得懂,这样的话,即便是字母系统不一样,我估计我们学会这个地方的语言难度应该也不会太大。”塞巴斯蒂安晃了晃有点塑料质感的龙门币,对这东西的材质产生了一点兴趣,“我现在真正觉得纳闷的是,这东西看起来是塑料或者类似的高分子有机材料做的,这些社会制度停留在中世纪的人能做出这种东西?这算什么,摩登原始人吗?”

“肯定没那么简单,我们应该开始审问那几个贵族了。”丹尼尔摸了摸下巴,“我们对这个地方的了解太缺乏了。”

对于处理新解放地区的流程,专业政工干部塞巴斯蒂安就比他更熟悉一些:“直接审问俘虏,我觉得效果未必好。我们应该这样,先好好地向村里的村民了解一些基本的事情,除了我们接下来一个活动周期的必要存粮以外,剩下的粮食都分给村民,那些财物则先保存起来,作为活动经费……”

“不就是过去联合游击队的法子吗,我都懂。”丹尼尔挥挥手,“我早就让没事的人去办这些事情了,你不要以为……”

然而,就在丹尼尔以为一切都正在稳步进行,话才刚说到一半的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有些慌张地从外面跑了过来,尽管气喘吁吁但还是焦急万分地马上对两人大声说:

“连长……指导员……出大事了……那些村民……把帮忙搬家的二排给围了!”

“什么?”

——————————————

“各位,各位老乡,你们冷静点!我们不是强盗,我们是救国军,来这里是为了打倒欺压你们的贵族,解放你们的!”

面对一群拿着镰刀草叉等简单武器,来势不善的农民,正在帮一个感染者村民的二排长不敢乱动,只能尽可能地向他们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二排长刚才刚刚好说歹说,才说服了那个看起来十分害怕的感染者重新搬家到村里,考虑到可能的疾病传染问题,塞巴斯蒂安打算让这些被迫到村外独自艰难生活的病人都搬到被腾空之后的贵族庄园内,但是,刚才听着伞兵们乒乒乓乓和庄园守卫交火时吓得不敢出门的这些村民,一看见这些奇怪的外来人要把感染者们带进村里,反倒是有勇气出来拦住几人的去路了。

“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把感染者搬回村里来是什么意思,你们想害死我们吗?”一个拿着草叉的老农咆哮道,“源石病人就该滚出去自生自灭!不要到村里传染我们!”

“等一下,等一下,老乡们,你们听我说!”二排长挥舞着胳膊,挡在害怕的浑身发抖的感染者前面,“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了这种疾病的情况,源石病一般只有接触才会感染,而且要是能得到妥善处置,是不会发生剧烈爆炸的!我们已经攻占了村子中间的贵族府邸,我们打算把那里开辟为感染者的隔离生活区,只要大家注意点是不会被传染的!”

虽然这些村民看起来还是相当担心,但听到德国伞兵已经打败了贵族的护卫人员们,他们还是有了一点退缩的念头。而二排长看他们似乎有点要冷静下来的意思,也赶忙继续说道:“大家想一想,这些病人虽然染病,但是他们不也是你们的亲人、朋友吗?既然他们的病还有救,何必如此绝情,难道感染矿石病的人就不是人了吗?”

二排长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不管是从地球人的正常认知来看,还是从传统道德来看,把得病的亲友丢出去都不是什么让人能轻易接受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本想唤起这些村民怜悯的说法,却莫名的引怒了许多村民。

“你说这种话什么意思,他们都已经得了这种病,还不自己主动滚出去待着,难道留在家里等着把我们都炸死吗?”一个村民喊道,“你居然替这些被诅咒的感染者说话,难道你也是感染者吗?”

“我当然不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二排长辩解道,但看起来村民并不怎么买账,又开始围拢上来。

“他们一定是感染者恐怖分子,想把我们都变成他们的奴隶!”有人说,“他们正在洗劫男爵家,伦蒂尼姆一定会派兵剿灭他们的!”

“把他们抓起来,要不军队一定会以为我们也是感染者的同党!”

“他们有这么多铳,又没有光环,肯定是该死的萨卡兹!口音也像!”

“把魔族佬驱逐出去!滚回你们卡兹戴尔去!”

“喂喂,我警告你们别太过分,我们只是来帮你们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面对越来越咄咄逼人的村民,二排长和跟他一起行动的部下们都端起了武器,警戒起来,“把武器放下,我们好好谈谈!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别逼我们开火!”

“你先把铳放下,魔族佬!”一个村民喊,“你就准备用铳帮我们吗?”

“我们各退一步行不行?你们先把武器放下,我也把枪放下。”二排长已经是近乎于恳求了,“我们真的完全是为了大家好,要不我们早就开火了。我们不想杀害平民……”

“他的铳一定是没子弹了。”就在这时,某个自作聪明的村民成了压垮形势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刚才和男爵的人打了一仗,源石子弹很昂贵的,他们这些魔族佬怎么会有那么多子弹?他肯定是没子弹了才不能开火的!”

“杀了这些感染者,把他们的武器抢过来!”

眼看场面即将失控,一声枪响从人群背后传来。随即是几声惊叫以及一声来自丹尼尔的断喝。

“二排长!你他妈的在愣着干什么?我军不会和这些武装袭击我方军民的恐怖分子谈判,给我统统击毙!”

听到丹尼尔的命令,二排长也不再为难,几个被村民围在中间的伞兵和周围的其他德国士兵果断开火,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一大群村民一下子便彻底崩溃,试图四散奔逃。

“全连都给我听好了,放下武器的必须确保他们失去反抗能力,手上有家伙的,直接格杀勿论。”丹尼尔大吼一声,“不要对这些暴徒手软,敢公然杀人的混账东西,不作平民对待!”

“科恩!你疯了!”在德军伞兵已经开始在村中全面清剿刚刚还手持武装咄咄逼人的村民时,塞巴斯蒂安才终于赶上来,试图躲过丹尼尔手里的枪——他刚刚被丹尼尔命令两个士兵控制住,好说歹说才刚刚脱身出来,“你怎么能对村民开火!你这样我们还怎么建立根据地!”

“去他妈的根据地,把别人当成猪羊宰割的东西,没有资格当我们的同志!”丹尼尔也显然已经怒火中烧,一脚把他踹到一边,“施坦因纳,你别在这和我装好人,我刚才也就是没来得及收拾他们罢了,这些帮凶残害过多少他们曾经的亲人,你想过没有?”

“他们只是被蒙蔽了……”

“每一个在我的家乡欠下累累血债的刽子手,在被审判的时候都他妈的说自己是被别人命令的,都他妈说是上级的错,但他们杀人的时候为什么能笑的出来!”丹尼尔揪起塞巴斯蒂安的衣领,“别人教他去杀人,那他就杀吗?那他们就应该为了自己得到的利益付出代价!”

“你这是在诡辩!这些村民还活在中世纪,他们懂什么?”塞巴斯蒂安挣扎着,“你是在用他们从未知道过的法律审判他们!”

“对,就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我现在就用这个给他们好好补一课,这课就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丹尼尔拔出手枪,在塞巴斯蒂安面前晃了晃,然后一枪补在一个在地上抱着干草叉抽抽的暴民身上,“我从当年参加游击队就不是为了保卫压迫者的,这,就是他妈的压迫者!”

说完,丹尼尔一松手,让遭受了巨大冲击的塞巴斯蒂安自己瘫倒在地,然后看也不看他的转过身去,大手一挥:“警卫班,跟我回庄园去,那些贵族老爷没有公审的必要了,能问出来的就问,问不出来的就把他们吊死在树上!”

压迫者之血即将染红维多利亚。

(在解决感染者歧视的问题上,我是个保守派——我觉得整合运动太保守了。)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李民洋黄暖冬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神级科研系统 叶宁罗舞苏倾城 吞灵剑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地球饲养员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