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02 那一天,他们回忆起了被冬将军支配的……

002 那一天,他们回忆起了被冬将军支配的……(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我们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不在我们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上,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与苏军的震惊和迷茫相比,对超时空传送技术更加了解和熟悉的盟军人员就显得淡定的多。当他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已经天翻地覆,虽然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操作超时空传送器,但至少并不太担心自己的安危——他们至少确定自己不是中了敌对势力的圈套,而大概率是哪个可恶的友军部队在使用超时空设备时搞出了问题,连累了自己。既然如此,那与其担惊受怕,不如马上思考如何摆脱现在的窘境。

虽然失去了与卫星通讯网络的联系,但幸运的英国皇家第32装甲工兵团第一营在抓耳挠腮好一阵之后,还是通过紧急搭建起来的长波无线电台与一支友军部队取得了很不稳定,但至少存在的联系。

电波另一头的部队,是驻守在马奇诺防线的隶属于法国陆军的某装甲营。与在自己营房里度过了安稳一夜的皇家工程兵们不同的是,这些倒霉的法国人这一晚就过得很不愉快了:原本在固若金汤的要塞驻地里安安稳稳地睡大觉的他们不但被超时空传送的抖动晃醒,更糟糕的是,刚刚落地的他们就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人虽然过来了,但是营房没过来,这些可怜虫们一夜之间仿佛被苏联人秘密抓到了西伯利亚,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里别说睡觉了,没被冻死人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群只穿着衬衣,披着棉被的法国人在寒风中艰难跋涉了数百米,过足了老祖宗入侵俄国时感受的真实体验的瘾,这才意识到黑暗中那个朦朦胧胧的巨大轮廓是自己营地边上那个大碉堡。这些脚都快被冻掉了的倒霉蛋冲进碉堡,才算是在乌萨斯的寒风中捡回一条命,顺便开始研究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一整夜的时间里,他们除了能确定,自己和这座碉堡被某种大概是超时空传送的力量丢到了某个很冷的破地方以外,什么都没能搞懂。直到第二天早上,心情很差的法国人才终于从一片纯粹的杂波中隐约听到了英国工兵的无线电呼叫。

“不在熟悉的世界是什么意思,你们英国人是不会说人话还是怎么地?”披着从碉堡储藏室里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军大衣的法军营长没好气的回答,“我特么倒是觉得我们和这座碉堡一起一夜之间从斯特拉斯堡飞到了西伯利亚!但愿过一会儿不会有一些该死的毛子冲过来把我们抓进战俘营……该死,我甚至开始希望他们赶快把我们抓进战俘营了,因为我们周围什么都没有,实在是冷清的让人心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连卫星信号都接收不到!”

“好吧,乡巴佬,那我就跟你们长话短说。”英军营长显然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用机械设备测算了一下经纬度,我们昨天晚上一夜之间从法罗群岛被人传送到了波兰,但是这他妈根本就不是波兰,你懂我意思吗?今天早上你猜我们派出去的侦查小队遇到了什么?两条腿的半人马!真是活见了鬼,我发誓那小子没忽悠我,他甚至给我录了个像回来。那半人马甚至还真说着一口味很怪的波兰语,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来到了慧骃国,但很可惜,我并不叫格列佛!”

“不是,你们这些英国佬是不是昨晚溜大了没过劲,你还敢编的更离谱一点吗?”法军这边听着英国人嘴里的离谱遭遇,是一万个不相信,甚至气的想笑,“两条腿的半人马?开什么玩笑,你要是能碰见半人马,我他妈还能碰见西伯利亚半熊人呢!是不是很快就会有一群熊人来到我家门口,用一口俄语对我说,‘亲爱的夏尔先生,你要不要来点伏特加?’”

“傻x诺曼佬你爱信不信,我骗你们有好处吗?”那边的英国军官已经被气得半死,“不管怎么说,既然你们能收到信号,应该就离得不太远,为了应对尚不明确的潜在危险,我建议你们立刻向我部靠拢,立刻靠拢!我们手上有一套完备的机动建设平台和建筑材料,但人手实在不多,如果你们也只是一个营,那我们凑在一起会更安全一些!”

“你们有MCV算什么,我们不但有那玩意,还有一整座永固式堡垒!”法军装甲营长夏尔·米勒中校对英国人的提议嗤之以鼻,“只要我们蹲在碉堡里头,任何人都别想拿我们怎么样,你们自己去玩你们那什么半人马去吧,我们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人来找我们。”

“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

“哎呀,杂波太多了,听不清楚,先挂了,一会再说。”米勒装模作样的晃了晃听筒,然后挂掉了电话。对于英国人的胡说八道,他是一个字都不信,与其相信那个在波兰玩赛马娘(?)的英国佬,他还不如相信这座熟悉的要塞,钢筋混凝土永远都不会骗人……

“我们可能是遭到了敌人的无线电波压制,先不急着和外界联系,先让大家休息一下吧,昨晚毕竟都没睡好。”他对副官交代着,“现在这种见鬼情况,着急也没有用。与其和英国佬一样瞎晃悠,不如坚守阵地。要塞里的物资都清点好了吗?”

“清点好了,所有仓库里的东西都基本符合战备要求,我们在这个碉堡里住一年都不成问题,就是我们的坦克都没了。”营副的情绪有些低落,“我那宝贝勒克莱尔……我上个月才刚刚开上她,那么棒的国产坦克,她的装甲就像姑娘的大腿一样让人摸不够,比美国造的破灰熊开起来舒服多了,就这么没了……”

“唉,别难过,等我们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应该还是有机会获得救援的。”米勒点燃了一根香烟,想到自己的爱车,心情同样有些低落,“跟负责放哨的兄弟们说下,从观测窗看到什么情况马上报告给我,然后你就去休息下吧,别累坏了。假如……我是说假如,咱们真跟英国佬说的一样掉到了什么离谱的鬼地方,后边咱们还有的是事情要忙呢。”

两人话音未落,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这部电话正是通向堡垒高层外壁上的观测站的专线,米勒中校不敢怠慢,马上抓起电话听筒,对那边问道:“我是夏尔·米勒,有什么情况?”

“中校,有情况发生,我们……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我不好说,就在堡垒东北2点钟方向的雪地里,有一队穿着斗篷的人在走路。人数大概……能有一个排或者比一个排要少?其中有一小部分人体型大的惊人,甚至还有个……可以说是巨人的家伙,他头上顶着鹿角,不知道是不是某种面具还是什么玩意。抱歉,中校,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乱,但我觉得那些家伙真的不太对劲,而且他们似乎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我们要采取防御措施吗?”

“斗篷?他们看起来有可能是俄国人吗?”米勒皱起眉头。

“我真的不好说,中校,那看起来并不像苏军使用的斗篷,倒像是……平民。苏军的斗篷是制式装备,而这些人的斗篷既破烂又造型不一致。”

“……好吧,我大致了解了,他们真的在朝我们这边靠近?”

“是的,长官,直直的走过来的。”负责观察的士兵肯定的说,“我们堡垒的外围房间都处于灯火管制状态,我猜他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但肯定有来这个建堡垒探查一下的意思。”

“也许是俄国人的猎户。”听到两人谈话的营副提出自己的设想,“或者,没准我们根本就不在西伯利亚,而是北欧的什么地方?”

“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出去看一下,不要等人到了门口才采取行动。观察组,继续警戒,我带些人出去看看。”米勒站起身,对负责观察的士兵交代了一声之后,挂断电话,并转头看向营副,“弗朗索瓦,你留在这里坐镇指挥,万一我们那边遇到什么不测,全营的作战行动由你负责。”

“是,中校。”熟知米勒中校脾气的营副对他敬了个礼,没有阻止他的冒险行动,“但请您注意安全,我们营不能没有主心骨。”

“能让我翻车的沟还没被人挖出来呢。”米勒中校对他只是简短地回答了这么一句,便穿好大衣,走了出去。

——————————————

“大姐,那座堡垒,原来真的不是那什么海市蜃楼吗?”一个雪怪小队的队员问道。

“看来真的不是……但乌萨斯真的能在短短几天内建起一座这样的建筑物吗?”他们的大姐头,雪怪的公主,冻原游击队的二号人物霜星把疑惑的目光转向沉默不语的爱国者——而在这件事上,后者看起来似乎并不比她知道的更多。

望着在寒风中屹立的奇特建筑,即便已经走到了一个很近的距离,冻原游击队的队员们还是不敢相信,他们熟悉的这片空空荡荡的冻原上会突然出现一座突兀的建筑物。更不要说按照爱国者大爹的看法,那东西很可能是一座军事堡垒了——它会是乌萨斯军方建立起来的吗?乌萨斯似乎没有理由在这么个鬼地方突然盖一座固定堡垒。再者说,堡垒里边连个灯光都没透出来,里面似乎根本就没有人……

虽然有点冒险,但冻原游击队还是决定对那座突然出现的奇怪建筑进行一次抵近侦察。在一开始,所有人都在怀疑那是不是其实只是一个海市蜃楼式的幻像,但当那座建筑以一种符合近大远小定律的方式在他们的视野中慢慢变大时,他们反而心里打起了鼓,有点不敢快速向前了。那东西如果真是一座乌萨斯军队的堡垒,那么游击队靠近它无疑是很不明智的举动,但到底是不是呢?

一个盾卫取出望远镜向堡垒望去,在堡垒顶端飘扬着一面造型简洁的三色旗。这样的旗帜,他们此前从未见过,泰拉的大多数势力都喜欢把自己的标志或者旗帜设计的复杂而华丽,这会是哪个新兴力量打出的旗帜呢?

就在他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这个盾卫忽然浑身一震,他从望远镜中看到,堡垒的大门好像打开了——里面真的有人!

他来不及把这一发现告诉其他人,就看到了更让他疑惑的事情:从那打开的大门里,开出了两辆造型有点陌生的敞篷汽车,汽车上面坐着几个穿着更让他陌生的制服的人,他们的车上插着和堡垒顶端同样的三色旗,而这两辆汽车正飞快地朝着冻原游击队的方向开过来。

来不及多想来者的目的,他扯起嗓子喊了起来:“我们被发现了!两辆汽车正往这边开过来!”

“战斗……准备!”虽然两辆汽车听起来似乎很难对这么多游击队员造成什么威胁,但爱国者并不打算放松警惕,立刻下令道,“继续……观察,如果只是乌萨斯……侦察兵,就消灭……后撤退,如果是精英……部队,就……分散撤离,在最近……村子会合。”

“不,他们看起来不像乌萨斯的人。”盾卫连忙解释道,“他们打的不是乌萨斯的旗帜……而且衣服也完全不像,看着倒是有点像高卢人……但我看不出他们的种族特征,我建议谨慎行事,大尉。”

“……”

爱国者也被这个部下的报告弄得有点糊涂了,高卢人?他没喝多吧,现在哪还有什么高卢人?尽管有点莫名其妙,但他还是挥了挥手,重新下令:

“游击队……警戒,先看看……来者何人……”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神级科研系统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叶宁罗舞苏倾城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地球饲养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