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001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有个雷达站迷路了

001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有个雷达站迷路了(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呕——呕呕呕呕——呕——”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恢复神志的NKVD第59边防团团长阿列克谢·埃尔希波维奇·莱昂诺夫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脑袋几乎扎到垃圾桶里,然后猛吐起来。

从没经历过盟军的尖端科技——超时空传送的他,和其他苏军士兵一样被这种仿佛五脏六腑被丢进搅拌机一样的错乱感给弄得不由自主地狂吐,但在吐过之后,他仍然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挠着头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但忘记了。

“不对啊……”刚才的眩晕怎么想都不像是醉酒,何况自己昨晚应该真的什么都没喝,“是地震了吗?”

他小声嘟囔着迅速穿好衣服,走出自己的卧室。本来今天自己起的有点早,还在琢磨应不应该在起床号响以前再睡个回笼觉,但在这阵没来由的晕眩呕吐之后,莱昂诺夫也没了回笼觉的闲情逸致。于是他干脆从床上爬起来,想着出去找个小兵问问,刚才是不是地震了,如果是,还得检查雷达站有没有受损才是。

他刚穿好衣服,正要打开房门,忽然感觉外面似乎传来了一阵阵混乱的喧闹声。而就在他因此而犹豫的一小会里,这股喧闹声变得更大了。感到情况有些不对的他干脆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枪套也挎在身上,然后才打开了门,但刚打开门,他就意识到,这阵混乱的喧闹并不是什么人在故意搞乱子,因为连他也忍不住立刻骂了句粗口。

“苏卡不列,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才早上五六点钟,冬天的外高加索这个点根本就见不到太阳,可是,刚一打开房门,他就立刻看到了走廊上已经洒满温暖的阳光——他看看手表,和自己的挂钟一模一样,除非两个表同时开始以同样速度亏电,否则不可能连慢也慢的一样吧?

可问题是,如果不是表慢了,那就只能是太阳提前好几个小时升了起来,这种可能性还不如说表慢了更容易让人相信一点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道无形的波纹迅速扩散,走廊上的喧闹声迅速低了下来,而莱昂诺夫则感觉到混乱的思绪一下子清明了不少,并且,还有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脑袋里。他知道,这是特务连的超能力部队发挥了作用,而那个声音则是一句语气平缓但却相当不寻常的指令:

“一级警报,59团所有没有工作任务的同志,15分钟内在雷达座前训练场集合,有紧急情况向大家通知。”

一级警报是苏军目前警报体系中最高的一级警戒状态,理论上仅用于同盟国向苏联发动了全面毁灭性打击时才会被启动。但是,一级警报仅会通过中央“死手”系统向全国各地的各种单位通过规定的通讯手段统一发布,像这种超能力部队用脑波广播通知的情况可以说是违规操作中的违规操作。

虽然不明白特务连在搞什么鬼,莱昂诺夫还是三步并两步先冲向指挥室。他的卧室和雷达站的指挥室离得很近,如果指挥室发生了什么事,那他作为团长当然应该抢先知道而不是和其他士兵一起等着听通知。

而当莱昂诺夫冲进指挥室,这里却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在这里值班的雷达操作员们正在激烈地争吵着什么,几个特务连的超能力队员,和他们带队的那个某光头佬复制人则围在一张桌子前,用脑电波无声地激烈交流着,好几个人都满头大汗。团政委瓦西里·阿尔卡季耶维奇·克列茨基则站在一台用于联络的电子通讯终端前,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圈又一圈地踱着步,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没有初次打击……太阳……静默……”

“瓦西里!到底出什么事了!”莱昂诺夫首先和正急的团团转的政委打了声招呼,“我一觉醒过来,发现才五点半天就亮了,到底怎么回事,是我的表错了还是这个世界抽风了?”

“埃尔希波维奇,他妈的,你真是问对人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这简直是活见鬼了。”克列茨基政委一见到他便立马和他抱怨起来,“我刚才睡得好好的,突然感觉像被扔洗衣机里滚了好几圈一样,活活被晃醒了。醒过来也和你一样,发现外面天色不对,就赶到指挥室来。结果你猜怎么样?我们的雷达全失灵了!雷达回波乱的像德国佬的迷彩服(雨点迷彩)一样,这还不是被干扰,因为干扰不可能产生这种怪异的回波!

而且更要命的是,我们的所有通讯全部断掉了,是所有!在所有紧急频率上,我们都接收不到中央或其他友邻部队的通讯信号,就是民用频率,我们也几乎听不到任何东西,就连杂波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难道是同盟国发动核打击了?”莱昂诺夫先问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死手系统发动了吗?”

“完全没有,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两大阵营已经开始全面战争,我们不可能听不到一点动静。”克列茨基摇摇头,表情也很莫名其妙,“而且更奇怪的是,尤里585号和他那些超能力突击队员们说,他们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陌生的异常成分,似乎和他们的什么精神波产生了什么共鸣。我问他们那是什么意思他们又解释不清,跑一边开起小会来了。”

“那,我们基地的外围观察哨有没有什么报告?”莱昂诺夫忽然想起什么,“要是盟军全面进攻,那他们没理由放过我们这个雷达站。”

“我打电话问一下。”克列茨基抄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某个面向土耳其边界方向哨所的电话,“我是克列茨基,是1号哨所吗?你们现在向土耳其边境方向瞭望,能看到敌军进攻的迹象吗?”

“完全没有,克列茨基同志。”电话那头传来哨兵的声音,“我正想向您打电话报告呢,我们看到了一些……很不寻常的情形,我们互相确认了半天才发现不是看错了。”

“怎么一回事?马上报告!”克列茨基好不容易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你们看到了什么?”

“土耳其消失了!我没在开玩笑,土耳其消失了!”那边的哨兵说的话则让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土耳其方向的地平线上所有东西都没了,那些山全都变成了平缓的平原和丘陵,我们过去能看见的那些军事目标全部丢失。经过我们的讨论,现在发生的异常事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这座基地受到了盟军超时空武器的作用,他们用超时空传送器把我们这一整座山搬到了某个我们还不知道的地点!”

“电话给我……我是莱昂诺夫,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见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被那什么超时空传送送走了?你确定吗?现在雷达基地这边不管是雷达还是无线电通讯都失灵了!”莱昂诺夫从克列茨基手里拿过漏音有点严重的电话听筒,“你们继续目视观察,务必尽可能地确定我们现在身在何处,如果我们现在在敌人的领土上,那我们现在就必须开始销毁机密文件了。”

“呃……团长同志,我现在就有一些非常不好的消息向您报告,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吃了什么致幻的东西,但我他妈的感觉自己好像看到幻觉了。”哨兵迟疑了一会,直接向他报告起了自己的发现,“我们……用高倍望远镜直接观察那些新出现的平原地区,然后我们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人,他们的打扮一点都不像土耳其人,而且……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他们身上似乎有一些,呃,五花八门的动物一样的装饰,比如说动物的耳朵和角还有尾巴什么的……”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有,我们看到了一些很……混乱而粗劣的人员聚居点,但因为距离实在太远,更详细的内容我实在看不清了。”哨兵长出一口气,听声音应该是刚给自己灌了点伏特加压惊,“我没法向您描述我现在的感受,团长同志,但我有一种感觉,我们现在不太像是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新出现的广阔地形看起来非常的荒凉,据我的了解,世界上并没有这样的地方,更不会和这样的人一同出现。如果我们真的被盟军的某种超时空武器锁定攻击了,我们是不是不但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而且还来到了……另一个时间?比如说美国刚成立时候的西部?我总觉得我看到的也许是印第安人什么的……”

“先不忙着下定论,这样吧,你们哨所等一下提前换防,我派下一班现在过去替你们,你们等一下撤回来和我们好好说说都看见了什么。”莱昂诺夫冷静地下达了命令,“不管是我们到了什么地方,还是其他所有人都到了什么地方,现在都已经是极其紧急且危险的状态了。我们团必须重新调整部署,做好一切可能的战斗准备。就这样吧,挂了。”

放下电话,看着有点六神无主的克列茨基,比他年长许多的莱昂诺夫拍了拍这个年轻政委的肩膀:“嘿,小伙子,振作点,天还没塌下来呢,我们没人伤亡,没有敌人打过来,有什么好着急的?我看,要是咱们突然消失,莫斯科那边才是应该急坏了呢。你替他们急了,这不等于亏了么?”

“我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埃尔希波维奇,现在的状况太诡异了。”克列茨基摇摇头,“现在诸事不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认为,我们可能需要做些非常的应对措施。”

“你说吧,打算怎么干。”莱昂诺夫干脆的说,“我现在也没什么主意,看你的了。”

“立刻展开MCV,做好独立迎战的准备。”克列茨基扭头看着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们的团是一个接受过紧急战斗群化训练的精英团,如果我们用MCV搭建起战地自动化工厂,可以利用储备资源迅速武装出起码一个装甲连来。这样,面对可能的突袭,我们就不会很被动。”

“嗯,展开MCV是有必要的,但我觉得,比起坦克,我们现在更需要飞机侦查情况。”莱昂诺夫点点头,“我们团有人会开飞机吗?”

“应该有会开双刃直升机的,或者……也许有人会开基洛夫飞艇?好吧我开玩笑的。”克列茨基耸了耸肩,开了个有点冷的玩笑,但确实让紧张的气氛稍微变得不那么让人难受了,“我去看下MCV整备组干的怎么样了,我刚才就叫他们开始收拾,这会应该差不多了。”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李民洋黄暖冬 神级科研系统 地球饲养员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吞灵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