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胛骨文学 > 游戏竞技 >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 序章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

序章 泰拉响起红色警报(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有道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当升阳帝国巨大的三头机甲粗暴地踏碎克里姆林宫8个世纪的历史时,来自西伯利亚的刺骨寒风正从半开的双刃直升机的舱门中呼啸着吹进来,让机舱中愁容满面的几人脸上因呼气成冰而挂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严酷的烈日炙烤着地球——可是射日的斗士们已经死伤殆尽。除了困守荷兰的那些未来科技公司私军、盟军残兵和跟着泽林斯基博士那个懦夫投奔西方的苏维埃祖国的叛徒们,这架直升机里所搭载的一切就是全世界人民反抗暴政的最后希望。

“来自莫斯科前线的最后消息……”在扶着耳机仔细听了一阵之后,达夏·费多洛维齐中校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向其他三人报告,“查丹科总理,库可夫元帅,伊戈尔将军,588航空团表示,为我们消灭了所有追击的帝国空战机甲后,燃油已不足以向最近的我军机场返航,因此将对莫斯科城内的敌军……发起‘决胜中队’攻击,并祝我们成功扭转历史。”

“那是我们在这个战区最后的米格战斗机队……这下子,我们真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伊戈尔哀叹一声,转头问驾驶员,“驾驶员同志,我们还有多久能到沃洛格达基地?”

“大概两个小时,将军同志。”直升机驾驶员头也不回地说,“您知道,我是想开的快一点,但我们的飞机下面现在吊着一个大家伙,这大箱子的重量都和天启坦克差不多了,我们很难飞的更快。”

“能飞多快就飞多快,我们的战斗机飞行员同志正在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们阻击该死的帝国军队,我们绝对不能辜负她们的牺牲!”库可夫元帅也大吼起来,“如果时间机器不能启动,我们就全完了!”

“我已经把油门开到最大了,但是这就是最……雷达检测到天狗机甲!”驾驶员忽然凄厉地喊起来,“7点钟方向!双机编队!!!”

众人本就悬着的心瞬间跌进谷底——这架孤零零的直升机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护航力量,只要那两架天狗追上来,结局只有一种可能……

但就在这时,情报官达夏却忽然一脸震惊地调整起了电台,很快,她就惊喜地对其他几人说:“不是敌人!我们安全了!”并打开了无线电台的外放。

“哈拉少,哈拉少,苏联同志……这里是东亚抗日联军,敌后武装力量,我们从日军命令中听说了你们正携带时间机器离开莫斯科,发动了……我们在这一区域的全部力量,夺取了两架日本人的变形战机,并炸毁了剩下的,现特来为你们提供护航。我代表夺机行动中牺牲的所有地下党同志,向你们致敬,完毕。”

“这里是苏联红军最高统帅部……向我们的同志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们绝不会辜负同志们的牺牲。”看看已经开始捂脸哽咽的库可夫和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座椅上的查丹科,唯一还不算失态的伊戈尔拿起讲话器,向着电台中素未谋面的战友回话,“我们一定会扭转这一切,时间仍然站在我们这一边——重复,时间仍然站在我们这一边。”

——————————————

“自第三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以来,人民革命军在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这四大方面取得重大成就,在国庆日阅兵中,我国第一代自主设计和量产制造的现代化重型坦克首次亮相……”

“嘿,老王,你怎么还在这听广播,一会咱炮营小阅兵,你这个营长不去看,咱这阅兵怎么阅?”

一只大手猛地拍了下正坐在办公桌前听着广播入神的王营长的肩膀,他猛地回头,看到对方是营指导员李犹存,松了口气:“是你小子啊,别催我,我这不是想一会讲话讲点什么吗。我这人就好即兴讲话,你也知道,你们先准备着就行,一会要开始了直接叫我。”

“你呀……行,我一会直接给你打电话,你别听不见啊。”李犹存转身就往外头走,“他们在那收拾机动指挥部里边的东西呢,咱们那MCV平时天天当个屋子在那摆着,全指着每年国庆收起来开两圈热热身了。你在MCV里边放啥东西了吗?影响收放的东西要是没人认领我们可都扔垃圾桶了啊。”

“没有,我又不喜欢在MCV里待着,你也知道。”王营长背对着他摆摆手,“别吵我了,我正想到点好词呢。”

“谁稀罕粘着你似的。”李犹存小声嘟囔一句,甩着手往外走去。

王营长沉浸在他自己的演讲构思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半个小时之后,整个营区忽然一片寂静。又过了半个小时,随便看了眼挂钟,忽然惊觉阅兵仪式的时间已到的他这才察觉到不对——不但李犹存那个指导员没给自己打电话,窗外的声音也有点过分宁静了。

他跑出指挥部,这才惊讶地发现,整个炮营的营地有一大半已经不翼而飞——字面意义上的不翼而飞,连地皮都少了一层,跟着消失的还有除了自己以外的炮营全体成员和几乎所有武器装备和设施。

既惊讶又困惑的他用了足足五分钟才消化了这个诡异的事实,意识到那些人和东西真的消失了而不是什么对他的恶作剧,然后他连忙打开基地里那台很多年没用过的老式电台(电话线已经和消失的半个营地一起不见了),向着团部发出急电:

“这里是三营指挥部,营地疑似遭到同盟军超时空武器袭击,半个营地和绝大多数人员凭空消失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同样的事情正在全世界的很多地方发生着:

一支德国空军陆战队在进行团级战斗群投送演习时,一个连的部队、一台MCV和装载他们的运输机一起突然从雷达屏幕上失踪,后续搜救部队没有找到任何残骸或其他痕迹,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叛逃了。

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突然接到报告,一个位于苏土边境的担负着部分无线电监听的特别雷达站连同驻守在里边的一个团的内务部队突然就与上级失去了联络,友邻部队也无法联系上他们。很快,空军的紧急侦查结果返回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那个雷达站所在的整个山头都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块光秃秃的凹地,山上驻守的部队自然也不知所踪。

在意大利,一个小镇连同里面的所有居民全部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块光秃秃的圆形空地。

马奇诺防线上的一座永固工事和里面存放的武器弹药突然消失不见,但里面的人不知为何仍然出现在了堡垒消失后的空地上,同时,驻守在堡垒旁的一个法军装甲营全员失踪,但他们营地的建筑物都还好好的留在原地。

法罗群岛中的一座小岛凭空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正打算在上面盖一个监控站的英军工程营。

澳大利亚西北部内陆,一座未来科技公司控制的矿业站的所有人员和设备神秘失踪。

国际联合托管中立区报告,一个小队的日本治安部队在乘车从东京向仙台移动时,忽然在半路失踪。

南美洲的一座山脉突然塌陷……

诡异的物质和人员消失事件在同一时刻突然发生在全球多个地方,这引起了人们的普遍恐慌。尽管冷战已经持续了十几年,但这一次以往恨不得你死我活的同盟国和第三国际罕见地决定对这一事件进行联合调查,并且大致最终揭露了事情的真相:

就在失踪事件同时发生在全球多地的同时,美国新墨西哥州沙漠深处,一个国民警卫队师在准备协助科研人员进行一次对未来科技公司制造的超时空传送器的逆向工程,以便仿制这一未来科技的尖端摇钱树时,在实验性超时空设备启动后忽然消失在了时空乱流中。

为了避免被未来科技、失踪者家属找上门或者被国会问责,美军下令封锁了关于这次实验的所有消息,封口了大量知情者,销毁了一大批资料,但他们没想到这次时空紊乱的影响范围如此之广,全世界到处都有人受害,其中绝大部分还是当地的军方人员和设施。结果,在各国情报人员的互通互助之下,这件事终于被联合调查组挖了出来。

眼见纸里包不住火,美军干脆耍起了无赖,硬说是未来科技公司出口的一座超时空传送器故障引发了这次影响范围极广的事故。美军和未来科技之间的官司后来陆陆续续打了十几年,最后以美军向未来科技赔偿“名誉损失”息事宁人而告终。至于那些失踪的人,美军全部拒绝提供赔偿,他们去了哪里,美国军方的科研人员也完全搞不清楚。

这场奇怪的事故最终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著名悬案,那些消失的人则成了这起悬案中永远失踪的受害者,一个谜。

——————————————

“最近,雷姆必拓似乎有一个新的公司崭露头角,他们积极涉足工矿业和PMC,让黑钢感觉到了不小的危机感……”

“不是吧,大名鼎鼎的黑钢也会有被小公司挑战的时候?”

“谁知道呢,有传言说,最近市面上很抢手的那种伪源石铳就是他们制造的。虽然没有源石技艺加持,但动能伤害惊人,说实话,再这么下去,怕是拉特兰都要出手了……”

如果可能的话,塔露拉绝对不想在自己的抵抗组织正在雪原上艰难求生的这个当口离开他们,自己一个人跑到切尔诺伯格城里瞎晃悠。但在听说了一些模糊不清的传言之后,她实在无法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决心到城里去探听消息。

最近的泰拉大陆并没有什么重大的新闻,动荡和大战的时代已然过去,现在的泰拉正处于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但是,就在最近,这种平静似乎正在被一点点打破。

坚硬的冰河之下暗流涌动,但一直在雪原辗转的抵抗组织只能感觉到,最近乌萨斯对他们的清剿和追击变得越来越漫不经心。在一次对帝国运输队的袭击之中,被抓获的俘虏对她表示,帝国正在向卡西米尔方向的边境集结兵力和物资。难道乌萨斯要入侵卡西米尔了吗?她有必要打探个明白,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也可能是危机的前兆。

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套着个破袍子出现在这个切尔诺伯格的小酒馆里。

在收取了可观的小费后,酒馆老板一边给她倒酒,一边小声道:“客官您想打探消息吧?那您可来对地方了,我们这小店可是切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您想了解什么新鲜事,或者找人找物,都可以直接问我。”

“嗯,不错,是个好地方。”为了避免暴露身份,塔露拉故意粗声粗气,假装自己是个行走江湖的雇佣兵,“老板,说实话,最近俺手头有点紧,想找个大活干干。但是最近不知道帝国军队是抽什么风,调动频繁,吓得土匪流寇都不敢出来了,俺也没地方走镖。听说,咱们乌萨斯是要跟卡西米尔开战,俺琢磨着,要不就去西边看看能不能从这上边赚点钱——您说靠谱吗?”

“呦,客官,虽说最近军队是没少折腾,但您这消息可真有点不灵通了。”酒馆老板笑了笑,把一大杯啤酒放在她面前,“您估计还不知道吧,卡西米尔刚和我们签了个什么条约,两国现在结盟啦!”

“……结盟?您不是拿我寻开心吧,谁不知卡西米尔和乌萨斯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仗了,这梁子结大了去了,还能结盟?总不能是维多利亚、莱塔尼亚、哥伦比亚联合起来打过来了吧?”

“不是,客官,那哪能呢,结盟这事是真的,估计您刚进城不久,这事前几天可是搅得满城风雨。”老板摆了摆手,“连卡西米尔的那个什么大骑士都发话了,要和乌萨斯‘联合戡乱’。至于他们是要打谁,这事说起来就更怪了——不过,您要是想了解的更细,得加钱。”

“……你看这些够不够?”塔露拉心里暗骂奸商断章狗,不过也只能从不多的活动经费里匀出几个子放在桌子上,“要是你说的值得加钱,我可以再给你点,要是你自己也不知道,想糊弄我,别怪我不客气。”

“……哎,行吧,就当交个朋友。”酒馆老板一边叹气,一边飞快地把钱揣进自己兜里,“不过您别生气,我真不是存心卖关子,实在是这事,说出来好多人都不信,以为我在编故事,我收点钱,这样反而还显得可信些——我不能砸自己招牌嘛。”

“那你说啊倒是。”

“这就说,这就说。”老板点点头,“我听有西边跑过来的落难贵族说,好像,有一群神秘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了卡西米尔东边的郊区。他们有很多闻所未闻的奇怪武器,还有一座巨大的堡垒……最关键的是,这些军队的人一定都是狠人中的狠人——他们身上的种族特征全都被切掉了,光秃秃的,特别诡异。

而且,这支军队正在卡西米尔和乌萨斯中间这一带飞快的扩张地盘,好几个拒绝和他们合作的贵族,都被他们杀了全家,财产洗劫一空。就是因为这个,好多地主和贵族连自己的房子和地都不要了,农奴也遣散了,带着细软没命的往帝国腹地逃难呢。”

“原来是这样……”塔露拉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抬起头问,“等下,他们会杀了不合作的人,那合作的呢?他们也杀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老板耸耸肩,“也许能保住命吧,但看那些大老爷们连庄园都不要了没命的跑,也许和他们合作,还不如死个痛快呢。没准,那些怪人是想把咱们的耳朵啊尾巴啊什么的都跟他们一样切下来,拿去下酒!”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吞灵剑主 地球饲养员 天灾末日:我带家人狂揽千亿物资 穿越两界当倒爷最新章节 快穿:有怨气?疯批老祖帮你逆袭 神级科研系统 叶宁罗舞苏倾城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 李民洋黄暖冬 陈平和耿珊珊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