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察觉到不对(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jianjiagu.com

结丹修士还在畅想着杀人夺宝,哪里想到,他丢出去的那些个长矛符,和丢牙签也没甚区别。

在莫桑密集的剑影中,全都在一刹那间就被斩碎成渣,只余“铿锵”声不绝于耳。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区区筑基,如何能轻松的干掉这么多长矛符。”

结丹修士快要疯了。

这么多的长矛符,如果对上他本人,说实话,他都很有可能手忙脚乱,甚至还有可能被划伤。

然而,对方勇往直前的向他走来,步履坚定,勇往直前,催毁长矛符就如同催毁几根不普通的竹竿。

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结丹修士的心里在泣血,为自己白拉拉的丢了100块灵石。

他不知道的是,这还只是开始而已,为了阻止莫桑的进逼,他不得不继续砸钱,丢出更多伤害性很大的符纸。

而每丢出一张符纸,都意味着在烧钱,从开始的100,再到后面200、300……

一直到他手里空空,砸无可砸的时候,他这才明白,自己很有可能遇上了妖孽型修士。

越级杀人,在这些妖孽修士的手里,那就是稀松寻常的事。

这些符纸都落在莫桑的眼里,不是正常的眼,而一个玄而又玄的技能之眼——透视之眼。

这个技能,并没有乩童的那般逆天,能把一个人的弱点,功法技能等都看出来。

但能看出来一点,那就是这人心中的想法。

一个人的内心,那才是最难琢磨的东西,拥有这个技能,只需要付出十分之一的灵气,就能让他看懂这个修士心中所想,然后再对症下药便是。

结丹修士想要和玉林峰的人比砸钱,那可真的是找错对象了,有乩童这个超级有钱的大师兄在,什么样的符纸会没有。

攻伐利符,防御符,甚至是各种提升速度,攻击力度的符纸等,只要世面上能买来的,乩童早就给他们装备了很多。

从小到大,积攒的符纸如果拿出来陈列的话,怕是一般的符纸店都还没有他们的多。

所以,每当结丹修士丢出来一样符纸的时候,他早已经把握住先机,没等符纸发威,就已经甩出相克制的符纸,当场就坏了这一局。

于是,在这一场拼钱的战斗里面完败后,这个结丹修士不得不把暴雨倾盆的技能收起来,节约灵气消耗。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透支了他一半的灵气储备,气得想死却又舍不得放弃。

开玩笑,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就已经丢了千儿八百块的灵石。

这是钱吗?

这是他的命啊!

修行最需要的是哪几样东西?

财、侣、法、地。

他现在破了大财,必须得十倍百倍的找补回来,不然这修练速度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会停止不前。

“我承认你有两把刷子,但是到此为止吧,现在才是真正表演的时候。”

对方的话,并没有在莫桑的心里面升起一丝波澜,在透视之下,他很轻松的就看出来,对方接下来想要干的事情。

呵……

竟然想逼着他比拼灵气,打消耗战。

这是仗着修为深厚,欺负他这个小筑基了。

要知道,结丹修士的灵气储备量,几十倍于筑基修士,如果打持久战,一旦被对方给纠缠住无法脱身的话,还真的有可能被耗死。

但是,他又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跟着那么多的同门,都不是吃素的,真的要打持久战的话,也绝对不怵。

所以,莫桑什么也没说,只是见招拆招,很快就和结丹修士杠上。

二人之间的气场太强,周围罡气飞扬,原本被剑雨砸得千疮百孔的现场,很快又再一次遭受侵袭。

飞少走石满天飞舞,逼得独孤吹雪和云尘尘睁不开眼,更不要说去支援莫桑。

人尚且如此,就算现在把仅剩下的兽丸子丢出去,也是一样的。

这些畜牲也会被这强大的气场给震住,不敢靠近这二人一丈之内。

“三师兄,怎么办?我已经黔驴技穷了!”

兽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他应该竭尽所能,把玉林峰后山的那一片妖兽,全都拿下。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拿不出像样的妖兽对敌。

云尘尘是真的着急了,他可不傻,看得出来莫桑冒着多大的风险,和结丹修士周旋。

现在就只争取了这么点时间,他们必须想出救援对策来。

独孤吹雪对此也爱莫能助。

结丹期的修为,压得他死死的,除非他不顾一切爆出底牌,把自己从娘胎里就会的一招使出来。

然这么做的话,就太过惊世骇俗了点,会不会被人抓起来切片研究?

不是他怕吓到玉林峰的这几个同门,而是大师兄乩童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务必低调,能捂的尽量捂住,千万别暴露出来。

还说他太过妖孽的话,会被人抓去切片研究。

虽然不知道切片研究是个什么酷刑,但已经成功的变为童年阴影。

他曾好奇的问过,要什么时候,才能高调,不再捂。

乩童的回复是,蜀山不灭就不能暴露,哪怕他下一秒就会遭遇灭顶之灾,也得忍着不能使出来。

虽然乩童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也没点明了说,但是独孤吹雪有种错觉,他的一切秘密,都在乩童的眼里。

眼下莫桑有难,他却不能出手,那种难受和煎熬,让这个一向坚强的汉子,也有些遭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那个飞车上跳了下来。

却是乩童,察觉不对后,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足足有七丈高的距离,他跳下来后竟然平稳如老狗,表现得十分淡然。

飞车里的顾七七和吴邪相对视一眼,先是惊讶,随后也不甘示弱的跳了下去。

在上面的时候,还没感觉有多厉害。

脚一落地后,就有种被狂暴大风吹得要散架的错觉。

这罡风非是筑基修士能抗,二人这一跳下来,就被吹飞了去。

独孤吹雪和云尘尘不得不分神,先把二人救下来再说。

对于这两拨人之间的恩怨,万兽门的三个结丹修士并没有插手。

他们只管两件事,一是宗门财产安全,不让飞车和飞行妖兽被损坏。

这是吃饭的家伙,轻易不能丢失一个。

二是不让客人死掉,否则就要赔偿巨额死亡金。

前提条件是,这些人得乖乖待在飞车里。

至于飞车外的事,那就只能说抱歉了。

jianjiagu.com 肩胛骨文学
最新小说: 亡国当天公主搬空全京城 怪谈异闻 妻妾同娶改嫁王爷后我宠冠京城安若晚顾北尘 亡国当天公主搬空全京城沈婳姜砚池 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 亡国当天公主搬空全京城沈婳姜砚池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黑暗:最后的原始世界 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 篮球大联盟 亡国当天公主搬空全京城沈婳姜砚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